美剧天堂--謦灵风软美剧论坛--1000fr.net 's Archiver

sosovipp 发表于 2013-6-17 15:26

《豪斯医生》第8季语录

第1集--------

法官:我们需要看到你的悔过之心。
House:咱这儿的流程是这样的?最佳男演员得释放?

House(对Rollo):我知道这个问题很多余,你干嘛要偷我东西呢?

House:医生也会成为阶下囚,美国就是这样。

House:通常?看来监狱的医生也就这水平了。

狱友:你不信我?
House:要先在乎,才会相信。而我永远不可能。

House(对Adams):如果他忽然长个血栓然后中风死了,你用那个X光机给他做尸检正合适。

House:在我去读医学院之前,我想在物理学上读个博士学位。

House:我们探测不到的物质比探测得到的多六倍。

狱警:House,开门!这是直接命令!
House:那显然的。八个月了,不直接的命令我还没见过一个。

Sykes(对Adams):你被解雇了!不,你远远超过被解雇的程度了。


第2集--------

Foreman(对House):你的病人是放在箱子里的两片肺,现在只剩12小时。没有脉搏,没有身体,更不能回答问题,这可是你梦寐以求的病人。

Foreman(对House):你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环境中”,可现在你说的第四句话却是“我的过去东西在哪儿”。

House(对医生):我很想再深情地呼唤你一声“白痴哥”,不过我对你是否能听懂我的话表示怀疑。

House(对Wilson):我是承认自己错了,但没说我要重新做人,我怎么可能。

House:离家出走是有史以来的光荣传统。

Wilson(对House):(我们)每一段美好的回忆都伴随着一串糟糕的回忆。

Park:每单位的血浆都有可能含有多达25位捐赠者的血液成份。

House(对Foreman):难道只是为了享受“说不”的快感?

Wilson:谁跟你斗嘴了?
House:这就是斗嘴。

House(对Wilson):就算你的病人死了,还有其他的病人啊。

Park:暴力并非处理争端的正确方式,那只是一时的软弱而已。

Park:你跟你以前的手下也用这么多比喻吗?还是你单纯觉得我格外蠢?
House:没呢,他们也挺蠢的。

House:没有时间的时候才是没有时间。


第3集--------

House(对Adams):如果有人问你要不要喝咖啡,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咖啡啊。

Park:还有个症状——极端利他主义。

Hadley:我发现我其实是喜欢无聊的。

House(对Hadley):我选择相信你的行动而非你的话语,因为行动总是更诚实的。

House:心动过速:医学症状。大爱无疆:蠢货一个。

House:道德可不是我的强项。

House:这大道理不是一样的吗?20块、一百万,有啥区别?
Wilson:这区别说起来要差不多一百万呢。

House:你爸妈爱你不够,于是你就老想证明高人一等。或者他们太过溺爱你了,于是你老想证明自己的谦虚恭谨。

Foreman:你为什么要捐肾?
Benjamin:这个国家有7万人等着接受肾移植,可每年能够给他们捐肾的死人却不到1万。
House:要是能每年多弄死6万人,就万事大吉了。

House:有智力障碍的人也能很有逻辑的,正如同心智健全的人也会没有逻辑一样。

Park:我不接受施舍。我不喜欢欠别人。

House:我希望我的手下撒谎有水平。

Benjamin(对House):我不给你钱,因为你是个浑球。

House(对Hadley):我可以和无处可去的人一起工作,或是想证明自己的人,或是刚结束古怪病案的人。可如果对方来这里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我无法和这样的人共事。


第4集--------

House(对Park):跟我打赌你还太嫩。

House:我是个机会平等主义者。谁对我有利,我就给谁看病。

House:这叫做爱丽丝梦游仙境综合症(人格解体综合症)。

Park:社会成员对其社会抱有积极的想法才能促进其发展。

House:爱国主义只不过是忠于自己的国土,一片曾被若干政权和若干文化征服了若干次的土地。不过每征服一次,都会进步一次。

House:我以西班牙伊莎贝拉女王之名征用这个汉堡。

House(对Foreman):天啊,你的忍耐力已经超越人类的极限了!

House:有意思乘以二。

House:对地盘忠诚是挺蠢的,因为忠诚本身就挺蠢的。

Park:有时候,朝那些活该挨揍的人挥拳头,会带来出人意料的满足感。

House(对Adams):有个办法能让你把那五千块拿回来,就是把那二十万块都给我。

House(对Adams):不准剧透。

Foreman(对Adams):给你个建议:最好早早就弄清楚,你能为他(House)越界到什么程度,因为他最终会让你没有回头路可走。

Adams(对House):您和人交流的方式真是出神入化。

House(对Adams):我是唯一有权把排除过的病症再拿回来的人。

Wilson(对House):委员会里每个人都恨透了你。


第5集--------

Foreman:我只是不想House再进监狱,因为这个,我需要了解他的所做所想。
Chase、Taub:这就是监视!

House(对Wilson):我可在单人牢房里呆了一个月,你觉得敲一整天门对我来说是挑战吗?

Taub(对Park):这是既极端又不负责任的,而这就是House的作风。

Park:我认为我们是来治病救人的,而不是来让您一乐的。
House:两者兼顾有啥不好吗?

Foreman:House究竟在干嘛?他没跟我要求任何东西,表现超级好,连门诊也按时做起来了。
Wilson:这的确挺让人不放心的。

Taub:我家孩子可喜欢那按摩床了。
Park:实验室结果显示那床上有精液、阴道分泌物、唾液、粪便,来自人和动物的都有。

Taub:当House感觉到了别人的弱点,他就来劲了。

Chase:如果人们只说大实话,这世界可能一夜之间就毁灭了。

Taub:是人就会犯错。

House:我整天都在质疑自己呢。


第6集--------

House:Park的虎妈虎爹是如此地令人发指,以至于她得用小时来衡量他们的关心。

House(对Taub):在一个风流成性的工作狂爹和一个被老公背叛的怨妇妈之间打转,你家姑娘这一辈子算是惨定了。

House:医学大会什么的最讨厌了。

Chase:就算最好的家长也会最终毁了自己的孩子。

Chase:我们都有家庭残缺,这就是我们为何成功——为了填满那个缺口。

House:说拳击赛用啥词都行,就是不能用“表演”。

House:没什么东西是动不了的。

Park(对House):你就只喜欢可能把别人整死的检查吗?

Foreman:我的工作就是扮演一个混蛋。(院长)

House(对门诊病人):你这个病很讽刺,你吃的为了防止你得病的食物恰恰是让你生病的。

House:随心而动是简单的,但随脑而动是困难的。


第7集--------

House:带把的去搜家,不带的去做检查。

Wilson:两列火车就要相撞,而我竟然在劝它们不要相撞。(指House跟Foreman)

Wilson(对Foreman):House是可用之才还是害群之马完全在于你怎样利用。Cuddy能成功领导他,是因为她没有去控制House,而是支配他。


第8集--------

House:最危险的人不是闯入你家的,而是跟你在一个屋檐下的。

Park:House是个混蛋,但是个直觉很准的混蛋。

Wilson(对House):你喜欢所有危险的东西。

Chase:大多数好医生都是怪人。

House(对Park):大家是尊敬你啊,他们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病人妻子:在恐惧中过活是不值得的。


第9集--------

Chase(对病人妻子):病人并非是唯一需要被照顾的人。

House:性高潮给大脑供氧,照亮30个不同的区域,还能让我们忘记Susie Cooper有多无聊。

Park:我上过30个男人,大部分我都不想再见第二次。

House:没有性事的人有很多种,但是没有性趣的人要么是病了,要么是死了,要么是在说谎。

Foreman:人体在低温时会自动降低代谢速度,但是并不会完全停止。

House(对Wilson):好吧,我承认我的本能是质疑声称幸福的人们,而你就是迫切希望别人幸福。

Wilson(对House):你总是这样,你——你每次一插手,都让我进退两难。

House(对Foreman):这个计划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倘若它奏效,你就会认为能够控制我;倘若失败了,又恰恰证明你确实能够掌控我。


第10集--------

Adams:我们不能在没监护人的情况下为未成年人诊治。

Adams:你觉得人会变吗?
Chase:不会。但我的话不会改变你的看法,因为——人是不会变的。

House(对Adams):这是医学决定,你却让情绪左右。

病人妈妈:你一定是House医生。
House:我只在父母要做出愚蠢决定时出现。

Chase:男人就喜欢上床而又不用负责任。

Wilson(对House):你为了病人安全而希望自己错了?

Taub:病人都喜欢你,因为你同情他们。
Wilson:还有我眼睛特善良。

Wilson:有时最好的相处之道就是把对别人的关注转移到自己身上。

House:动物把运河当厕所。

House:我只负责治病,不负责他们的人生。


第11集--------

House:有时违反一点点规则,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House:有能力的人干实事,没能力的人教书,连教书都教不了的人当健身教练。

House:我的团队成员是一群A型人格的人。

Adams:比起凝聚力来说,House更喜欢混乱一点。他相信争论和不信任会引发更好的想法。

Taub:House认为避免和病人接触可以让他尽可能地保持客观。

House(对Cofield):我永远不会说谎的。

House(对Cofield):你说是施加压力,我说是激发灵感。

House:不加重病人的病情是做不出正确的诊断的,而这正是获得正确诊断的最快途径。

Cofield(对Chase):House医生表面的漠不关心其实是他内心深深牵挂的表现?

Cofield:House创造了推崇鲁莽冒进的环境。

House(对Cofield):我们私下谈话的原因到底是因为这次谈话不重要呢,还是因为你想揍我?

Cofield:House医生本人也是行走着的重大事故。


第12集--------

House(对Chase):多谢我的帮助哦。

病人(对Chase):你要做出改变时,一定要有一个很戏剧化的时刻吗?

House:意外经常发生,就字面意义来说,没有课程能教你预见到意外。

Chase:没有人会在不顿悟的情况下加入神职。

病人:我知道你在将死之时毫无感觉,可我感觉到了。
Chase:你感觉到的是缺氧。

House:任何人都能毁了一个人的生活。


第13集--------

House:我们会灭绝的,但我们就是要继续喝威士忌,开肌肉车。

Taub:House是个独裁者,二把手是个毫无意义的职位。

Taub:有些雄性的蜥蜴做俯卧撑来吸引异性。

病人妻子:女生喜欢知道别人欣赏她的美。

Chase(对Adams):再怎么用心整理记录,你引人注目的也就只有你的胸部了。

Chase:House很讨厌巧合这回事的。

Chase:在这个国家里,他(病人)染上粪虫的几率和中双色球差不多大。


第14集--------

Taub:女人们提出分开,是因为她们想分手。男人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想在结婚前和别的女人做爱。

Park:我现在怎么感觉脑袋不是我自己的呢?(误吃混有迷幻药的食物)

盲人病人:这辈子第一次有人需要我。

Thomas:这个国家的移民政策太滑稽了,逼迫人们说谎才能好好留下来。

House(对Wilson):你本质上和我还是很像的,这一点你要清楚。


第15集--------

Chase(对Adams):你因为他没注意到你偷了一个他故意让你偷的杯子就觉得他不对劲了?

House:人们把荣誉定义为任何能让他们有荣誉感的事物,这是个无处可去的循环论证。

House:形容词很重要嘛。我讨厌护士,但不讨厌俏皮小护士。

Foreman:法官不可能将人格异常归类为精神病的。

House:化验是精准的,诊断不是。

House:根据错误的诊断来进行治疗,会产生副作用,比如死亡。

House(对Wilson):你烦人的正直心散发着真诚的恶臭。


第16集--------

Chase:打架是冰球赛的精华。如果没有打架,冰球赛跟冰上舞蹈没什么两样。

Wilson:我戴着耳塞,捂了两枕头,吃了三安眠药,还是能听到。(隔壁孩子的哭声)

Wilson:世上有很多事情比看肥皂剧和怪物卡车更有意义。

Park: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幸运,能独立生活。
Chase:别担心,等你家里人都没了,你也会和我一样。

Wilson:万一他是好孩子呢?
House:他是个孩子,再好的孩子也是个噩梦。

Adams:除了哭,他恢复得不错。
Taub:除了被人爆头,肯尼迪在达拉斯也玩得挺开心。

House:爱或恨病人都会影响判断。

House:每个小姑娘都渴望一匹小马,直到知道要给小马清理粪便。

House(对Taub):相信你的灵感。

病人:有半个梦想总比一无所有强。


第17集--------

House(问面试的妓女):你擅长小家电维修吗?

Taub:每个看过Merchant Ivory电影的人都找过妓女。

Chase:有些东西不是真的,但一样可以去爱。

House(对Wilson):你就是“爱情杀手”界的史蒂芬·霍金。

House:最高尚的礼物都是匿名的。

Wilson:这是件没意义的有意义的事。


第18集--------

House:让家长别对成绩看得那么重了,这世界也需要炸薯条师傅的。

House(对门诊病人):别怕,我也是大夫。你漂亮的咪咪对我来说如同隐形。

Dominika(对House):你怎么能相信暗物质,却不相信黑暗灵魂呢?

Taub:于是没有证据反而成为了证据?

Chase(对House):就因为这世上多了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你就不让我们治一个八岁孩子了?


第19集--------

House:我不是作为医生的身份来的,我是来做你强有力的支柱的。
Wilson:去停车场当柱子吧。

Kondo:做医生的,就应该能更有尊严地面对自己的病情。

Wilson:(得了癌症)我不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在萤光灯下慢慢死去。看着人们前来探望,对我目瞪口呆,撒谎说我看起来很好。

(House跟Wilson在House家里准备用大剂量治疗Wilson的癌症)
House(对Wilson):
为肌肉痛、痉挛,为你的关节感觉像是被扯断、用碎玻璃片取代而干杯!
胃里翻江倒海,呕吐的时候就像是有人用一把热铁锤蹂躏你的食道,将你四分五裂。
血从你的喉咙滴落,让你哽噎,用铁锈般苦涩的味道堵得你喘不上气。
第二天,你的白血球不见了,让你的系统随时等待袭击。
体温跌宕起伏。前一秒,你的皮肤还感觉在灼烧。下一秒,就如同躺在冰窖里。
你身体中的每一个痛点都同时达到最大负载,直到痛苦不再是是一个词,或者一个概念,而变成你的全部现实。
你会产生幻觉,你会梦到死亡。而这时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你的身体能经受住这次的打击吗?能赶在那些致命的致病菌与寄生虫永远胜利之前重新启动吗?
赢了,你还能活。输了,你必死无疑。

House(对Wilson):我早已检视好几个抛尸地点了。

Wilson:我不要死在救护车里!我不要死在医院里!


第20集--------

Wilson(对House):老子才不关心车停没停在残疾人车位上。

Wilson:我庄严发誓要过更没意义的生活。

Taub:在死人身上找错误总是会容易一点的。

House(对手下):如果你们收到一只寄来的耳朵,那可能是我的。

House(对Wilson):说你得了癌症是找妞儿参加你死前狂欢派对最稳妥的一招。(戴头套假装光头)

House:钱包一般会藏在冰箱里,如果没有冰箱,那就在马桶的水箱里。

Chase:House告诉我们要寻找讽刺之处。


第21集--------

House(对Wilson):我只是临时杀了你。

Wilson:我无法接受我们只是一堆化学元素。

Taub:有时真相就是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Wilson:我觉得不应该接触任何晚期的病人。

Taub:911之后有研究显示:压抑与终日沉浸于悲伤相比反而是更好的应对方式。

House:忠诚只是用来让人做他们不愿做的事情的工具。

House(对Wilson):你立场改变了,就说明是中了我的奸计了?

House(对Wilson):我想让你尽可能长时间地留在我身边。因为如果没了你,我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House(对Taub):
生活就是痛苦!
我每天早上睁开眼,就一下子被丢进痛苦里面。
我每天都在痛苦中工作,你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放弃吗?有多少次想干脆结束这一切吗?

Park(对House):你终自己一生寻找真理,但有的时候真理就是这么不堪!

Foreman(对Wilson):
化疗是不会让你的生活好起来,但关心人会。
照顾你所关心的人,为他们忍受痛苦,这不正是生活的意义吗?

House(对Wilson):我不会跟你说“我爱你”的。


第22集--------

House:我还是一名相当厉害的男中音歌手。

Kutner:死亡是永恒的虚无。

Amber:谜题总会出现,因为人们总会生病。

Wilson:House从来不会把吃的东西放在外面让它变馊的。

帕斯卡尔之赌:若信神比不信神更有可能获利,那么每个人都应以信神的方式活着。

Cameron(对House):我觉得……你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你的付出也已经够多了。我认为你应该有个机会就此放手。

Chase、Cameron(说House):他一直都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但在他内心深处……他懂得如何去爱。

Wilson:
House就是个混蛋。
他嘲笑所有人,病人、同事、日渐衰弱的朋友,任何达不到他疯狂理想气节的人。
他做出一副以英雄姿态寻找真理的架势,但事实上,他只是个心怀怨毒、喜欢让别人觉得生活凄惨的混账!
而他自私的死又是一大明证。他用药物麻醉自己,从不考虑他人感受,这是对一切关心过他的人们的最大背叛!

罗未收 发表于 2013-12-27 23:44

世上的寂寞不是因为冷清,而是在热闹的人群里你却失去了热闹的理由。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