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半永久培训/威尼斯人天游娱乐/bet365博狗手机版/百家乐/bwin澳门新葡京/澳门新葡京/188金宝博188金宝博/葡京/uedbet
百家乐/太阳城/百家乐伟德/炸金花侯卫东官场笔记BT种子澳门威尼斯人/永恒传奇3
秋霞电影网/Bt种子百家乐澳门新葡京/万博体育官网注册香港正版免费资料 
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豪斯医生》第7季语录

第1集--------

House(对Cuddy):现在我们俩的事比医院里的事重要。

House:我得独立思考才能迸发创造力。

House:“C”开头,“uddy”结尾。

Cuddy(对House):我说我爱你,但你并没回应,这就够我担心的了,不是么?

Foreman:我看了你的信,搜了你的柜子,抱歉。
Hadley:这儿风气就这样,习惯了。

Cuddy(对House):我知道你很不靠谱,知道你永远都一团糟,但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男人,永远都是……


第2集--------

House(对Cuddy):我这一整天都摸着你的屁股,保守秘密有难度啊。

House:要么Cuddy改变了我,要么我在装着被Cuddy改变了。

House:这种本该没有问题的治疗能出什么问题呢?

Taub(对House):你说的对,如果每个人都自私点,世界就会变得美好多了。

House(对Taub):我在你不白痴的时候,可以直接跳过骂你白痴那一部分哟!

门诊病人:他102岁了,他的下一次检查估计是尸检。

House:总选择更安全的方案,根本是不长脑。

House(对Taub):没看过Cuddy的裸体就别乱说话。

House:疾病自会有它自己的方式来摧毁你身边的人。

Cuddy(对House):我们不能牺牲一条生命去换另一条!

Cuddy(对House):你以为淘汰弱者就能当一把上帝了?

(坐轮椅的哥哥,要把他的半个肺献给病危的妹妹)
哥哥(对妹妹):如果你能接受我的心意,把它时刻带在身上,我就能与你共同分享所有的快乐。这就是我今生所能完成的大事。

Cuddy(对House):以后如果咱俩可以一如既往、惨无人道地真诚相对,说不定好运会再次光顾。

House(对Cuddy):我爱你……的臀。


第3集--------

House(拿着两个玩具)(对Wilson):哪个看上去更能传达“我想跟你睡”?企鹅还是海狸?

House:长期的恋爱关系是基于契合度的。

Cuddy(对House):这就是我无视你的方式。

House(说病人):她满脑子想自杀,她说什么都不能信。

House:我了解的是痛。自以为可以承受,但终有一天就挺不住了。当这一天到来,要么找出一个继续活着的理由,要么就是死。

House:我怎么可能既对又错呢?

(看到Chase、Foreman、Taub累得不太想动)
House:13是我手下唯一的男人。

Cuddy(对House):如果你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问题又不跟我说的话,我还真可能甩了你呦!


第4集--------

Wilson:谁出的主意?
House:我的。但是我让她觉得是她出的。

Foreman(对Chase):你看见的不过只是你想要看见的。

Wilson:容忍对方的无理取闹是所有感情的基础。

Wilson:要经营一段感情不容易,每个人都要有所牺牲。

Chase:跟House一起工作久了,就会对工作场合容许的尺度掌握得有些混乱。


第5集--------

Wilson(发现Cuddy)(对House):王母娘娘,六点钟方向!别回头看!快走,快走!

Foreman:癌在治癌?

(Cuddy夜里给小孩换尿布)
Cuddy:有人便便啦?……这是什么?你怎么吃了个硬币?
小孩:House。


第6集--------

House(对Cuddy):即使我家香肠总是被你家面包夹着,也不代表你就能决定。

House:这是小组的其他人:无聊、无脑、无身高。

House(说Masters):她就像有了胸部的互联网。

诊断科病人:医学跟政治一样,说到底,只有结果是重要的。

House:是什么引发皮疹、肝功能衰竭、凝血、以及想要出卖你同事的无法抑制的冲动的呢?

House:准则只对那些没主见的笨蛋起指导作用。

House:如果我说了错话,就假定是为了喜剧效果,笑几声就好。

House(对Masters):你竟敢嘘我?

Cuddy(对House跟Masters):自己想办法去!你们俩的IQ加起来不是号称高过300么?
House:五个傻逼的IQ加起来还这数呢。

Wilson(对House):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以诚实面对医疗上的后果,要么以谎言面对个人生活中的后果。

House:这点我可以向你三心二意地保证。

Cuddy:我可不想错过你最终承认我对Masters的看法没错的那一刻。
House:她叫你懦夫的时候,我就决定雇她了。


第7集--------

Wilson:如果她不知道,你这样鬼鬼祟祟只会让她起疑。如果她知道,很快你也就知道了。
House:要是这期间我死于好奇心呢?

House:你治愈的几率和篮球运动员罚球的投中率一样。

Chase(对House):你以为谁都跟Cuddy一样好骗啊?

House(对Masters):如果我以这种姿态冲出去的话,你该跟着我的。

Sam:我做错事是因为我想让你做对的事。


第8集--------

House(对Cuddy):我骗的不是你,是我的上司。

病人亲属:你不相信上帝?
House:本来信的,可后来我长了自然卷。

House(批判信上帝):在找不到合理解释时,我们就自己想出一个蠢答案。

Wilson(对House):假装道歉。

House(说病人):在白痴界,他是少有的聪明人。

Wilson(对House):给你60秒时间,骂我有异性没人性,帮女人不帮哥们儿。

Taub:什么互助小组?
Rachel:配偶不忠互助小组。

病人:信仰可不是疾病。
House:当然不是,不过它是可传染的,害死了不少人。

House:人们要结婚的唯一理由,是雌性直立猿人在哺乳期间需要保护,不受食肉动物侵害。

House:某人今晚很漂亮嘛!
Cuddy:谢谢。
House:说我呢。
(Cuddy笑)
House:某某人,简直光彩照人啊!
(Cuddy看House)
House:这次是说你呢。还有吧台那边那金发妞。

House(对Cuddy):我的意思是,我跟你说谎,你也跟我说谎,现在我原谅了你。

Wilson:Sam,你能再次嫁给我吗?

House:专业术语是“死得跟猪一样”。

House:惩罚是上帝存在的证据,没有惩罚也是上帝存在的证据?这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论辩!
病人:那是因为信仰本来就不是论辩。

House(对Cuddy):我做了傻事。我老是放不下脑子里的论点。如果每个人都撒谎,那么信任不但没有依据,而且毫无用处、虚无缥缈。但信任并不是一场可赢可输的辩论。也许我需要跳出自己的愤世嫉俗,真心相信一些事情。或者这就正是我跨越信仰的时刻。对不起。我不会再对你撒谎了。


第9集--------

Chase(对Masters):House的世界观里可没有自我牺牲的慈悲精神,他会直接把英雄主义当成是病,除非有证据反对。

House:每个英雄都有软肋。

House:我只在别人浪费我时间的时候生气。

Cuddy(对House):是,你是会生不如死。但有你在我能稍微好受一点。谈恋爱就是这样,我们要有难同当。

House(对Masters):要不要给你时间窃喜一下?

病人妻子:学校里出现了……
House:水痘!……抱歉,要是我让你说完整句话,就制造不出轰动效果了。

病人妻子:没什么比爱上一个总让你失望的人更糟糕了。


第10集--------

House(对Masters):是不是这地方我应该反对下?

Masters:又是一条线索,她的破解水平很高。
Chase:我的密码就是“password”。

Taub(对Chase):我们可以再把图像放大,有可能她的脸会在你屁股上的反光里映出来。

Taub(对Chase):看起来您的小弟弟还真是个小弟弟。

Taub(对Chase):你应该掷套套决定先查哪个。

House:祝你们踩个狗屎运。

Masters(对病人):他需要的不是教官,他需要的是一个爸爸。

某女(对Chase):穿上衣服,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第11集--------

Cuddy妈(说House):他看着挺专业的,可怎么就买不起一身合体的大褂呢?

Masters:我们该考虑性病了吧?
Taub:我只看一眼这张照片都觉得染上了。

Taub:你在病房装窃听器了?
House:我毫无歉意地承认,的确有人这么做。

Masters:我们直接从缺德变成违法行医了。
House:没违反最高法院的“有种咬我法”。

House:瘾君子都撒谎。

Cuddy(对House):以后有类似情况,你……看着办吧。

Chase:只要病例够有意思,House并不在意治疗手段。

House:她快死了!
Foreman:我们也不能为救她全部蹲大牢!

House(对Cuddy):你从来没有和她(Cuddy妈)正面抗争,这让我很生气!

Cuddy:哪怕我要戳穿救护车的车胎,妈妈,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医院。

Rachel(对Taub):你是个糟糕的丈夫,但你是个好人。

Masters(对House):一会和你抬杠才能保住工作,一会又要妥协才能保住工作,我……不吃这套。


第12集--------

House(对Taub):如果你喜欢痛饮澳洲啤酒,并且溺死在离婚后的抑郁当中的话,选Chase没错。如果你想要神经能力、闪存卡一般的易读易取,以及烦死人的晦涩琐事大集锦的话,选Masters就没错。如果你需要被一个毫无幽默感的硬又黑的人不时教诲的话,Foreman是你的首选。

Foreman:滥用泻药可能导致超能记忆。

House:用侮辱和尖酸刻薄来治疗Taub。

Taub:我的人生经不起多次失败。


第13集--------

女孩:就算我得了脑癌,你的嘴唇是解药,我也不会吻你的!

老师(对House):你修补你们关系的方式是偷她的电脑?

House:因为她的生理决定了她会小题大做。

House:霸道是可以很性感,但是三八呢,就……

老师:House医生,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老师(对House):或许是你该长大的时候了。


第14集--------

Chase:(指着Foreman)你是Bert,(指着Taub)他是Ernie。
Masters:而且他们还是室友耶!这比喻好。

(在厕所)
House(对Foreman跟Taub):你们俩就不能边拉屎边思考么?

Chase(对Masters):护理准则第101条:如果病人垂死,态度表现得好点。

House:若什么都不做,他死定了。如果我错了,我们也不过是让他少活了几小时。

Chase(对Masters):对她坦诚。但若要在残酷的现实与希望中二选一,要选择与希望同行。

Foreman:穆-韦二氏综合症?全美国也只有几千例而已。
House:现在就是几千加一了。

House:爱与幸福只会让人分心,毫无价值。


第15集--------

Cuddy姐(对Cuddy):你已经念叨他(House)念了十年吧。所谓的念叨,我是说,你想用订书机把他的牙齿都敲断。

(Cuddy跟诊断科病人都尿血)
House:看来尿血是新潮流了哦。

House:没有证据证明她生病了。
Wilson:还没有证据证明有忍者松鼠跟踪她呢。

Cuddy(说House):这么多年来,十五分钟不烦我,他就不舒服。

Taub:这孩子画花了一半同学的脸(照片上),你们不觉得有问题?
Foreman:不是我们的问题啊。
Chase:谁的问题都不是吧。我在头脑中用五种不同的方式处决了我十年级的几何老师。
Masters:我谁都不想处决,我只想在自家地下室里慢慢折磨他们,用强酸啊什么的。

Masters:虽然几率很小,但造成的后果却可能……很大。

House:要是你活不下来,至少一个月内我不会和别人睡。
Cuddy:要两个月。


第16集--------

House:我不算“没事”那种没事。

House:任何事情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或者那么坏。

House:在冠军骑牛运动员身上,怎么能用标准化测试呢?如果想看看超人力气有多大,你总得搞个大点的杠铃吧?

Taub(对病人):你浑身已经没几根骨头可以折了。

Masters(对病人):你会冷得想要骂娘,之后又会觉得热,你会热得想要骂娘。

Masters:他绝对是个上帝的宠儿,所以从进化的角度来看,他可以繁衍很健全的后代,所以我的前额叶皮层告诉我,我应该和他做爱。

Cuddy(对Wilson):我解决不了他(House)的问题,我就是他的问题。

病人:我总能找到其他爱做的事情的。

(House高空跳楼,最后原来是跳水)
Wilson(对House):你他妈想吓死我啊!?

House:当你是人生赢家的时候,怎么做?
众青年:花天酒地!
House:如果你不小心一败涂地了呢?
众青年:醉生梦死!


第17集--------

Masters(说House):他已经从酒店阳台上跳下去过一次了,谁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Chase:开着妓女战车来上班?

House(对Masters):生活得精彩一点行么?小宝贝。

House:在某种原因影响下,我的腿这周更疼了呦。
Cuddy:在某种原因影响下,我不关心。

Wilson:公开嘲笑婚姻,好证明它毫无意义?
House:本来就没意义。你不是多年前就已证明过了么?

House:没有精神病而且不嗑药的二十多岁流浪汉,在这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House:瞧见如果女人不需要服侍男人就能呆在这个国家的后果了吧?老是一副全力抗争的样子。这就是我们发明绿卡的原因。

Taub(对Masters):他只是在说你想听的话。

House:一朝瘾君子,一生瘾君子。

Chase(说病人):他相信上帝会给他第二次机会,这种信念有时很强大的。

Wilson(对House):你们俩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相出如何恋爱工作两不误,现在你同样要想出分手工作两不误的办法。

Wilson(对Cuddy):绥靖政策永远不是公然侵略的应对策略。

Wilson(对Cuddy):如果你真的关心House,那就停止对他的负疚感,然后去找他,把他踢回他该去的地方。

病人:没了我,这世界能变得更美好。

Masters:人们听到坏消息时总是变得很消极,因为这是坏消息。


第18集--------

House(对Hadley):我现在把车速慢下来,你跳车呗。

Taub(说病人):他连治疗囤积癖的书也囤起来了。

Hadley(对House):不是所有事情都有深层含义的。

Chase:氢硫化物含量为十亿分之二,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屁。

House(对Hadley):我会杀你的。你要是愿意的话,等那时候到了。


第19集--------

Cuddy(对Masters):跟House一起工作是很棒,也很讨厌。

House(对Masters):你知道怎么做了九次穿刺却说你做了十次吗?是时候长大了。

Foreman(说House跟Wilson):他们一起买鸡的地方只有一只猪。

Hadley(对Masters):骗别人说你说了谎,这几乎就是说实话了。

Hadley(对Masters):House手下的人性格各异,从好管闲事到“别介意我看看你的菊花哈”无所不有。

主任(对Masters):我已经开始慢慢忘记你了。

病人: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意味着要处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情。

House:我很确定本地法律明文规定,每个人都有做白痴的权力。

House(对Masters):你不一定总是能得到你想要的。

House:您家大公鸡恢复得还好?
Wilson:身体上还不错。精神上嘛,昨夜是漫长而痛苦的。下周咱们来比雪貂吧?


第20集--------

Hadley:我们的幸福都是安排好的,是DNA里就带来的,花多少钱都改变不了。

Foreman:争了也白争,他(House)是老大,他要他的答案。何必拿脑袋撞墙呢?
House:等病人那边忙完,给Foreman进行一下脑袋撞墙治疗。

Hadley(对House):我真喜欢回来,和你分享每一个理论,来证明我自己的毁灭。

House(对Wilson):你怎么还没跑来唠叨我那俩Cuddy的事情?

House(对Wilson):是不是有啥我不知道的、但我无意中做对的事情?

Taub:伴侣越少,你和你的终极伴侣幸福美满的可能性越大。

House:我还是和自己的不幸福在一起更幸福点。

Hadley(对House):他甩了我是因为我搞了他妹妹。

House(对Foreman)(说Foreman跟Chase):你是个自我压抑的傻逼,他是个饥渴难耐的傻逼,你们俩都没办法控制自己。

Taub(对Foreman):于是你的计划就是一次性证明自己是个白痴呗?

House(对病人):咱得抓紧啊,我马上就要因为渎职被吊销执照了。

Wilson:我帮你想了一个不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释。
House:还真是难为你了啊。

House(对Wilson):你差一点就成功了呢,你现在只差改变现实了。

Cuddy(对Cuddy妈):有些事不是一个共同敌人就能促成的。

病人:我爱的女人竟然是个骗子。
House:不,其实骗子就是骗子。你爱上她,她也是骗子。

House(对病人):苦难也许一辈子都会跟着你,但失去的爱不会是苦难的原因。

House(对Hadley):宿命论是你生存的动力。

Hadley:傻子才会买乐透。


第21集--------

House:我就是想知道,13是真相信因果报应呢,还是真希望因果报应是真的呢?

House:(法语)对不起,我不会讲英语。

House:如果热爱我的病人也有错的话,那就惩罚我吧。

Foreman:现在该把哪个坏主意当好主意来使?

Wilson:House只能通过做他想做的事才能正常运作。

Foreman(对House):我知道问了我会后悔,但是我还是问一句: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House:“同情心泛滥”,这是医学术语。“好消息”也是医学术语。

House(对Hadley):你大老远跑来私闯民宅,就是为了骂我是蠢蛋?

Taub:没人可以对感情理智,所以它们才被叫做感情。

House:显然这些解释是专门给蠢货准备的。

Wilson:为什么把药停了?
House:因为它们没有效果。
Wilson: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服用?
House:因为是香蕉味的。

House:7.5度酒精让生活更乏味。

House:妥协永远不应是答案。


第22集--------

Cuddy:不幸的人就会去做鲁莽的事。

Taub:那痣形状不对称,很可能癌变。

Hadley:承诺对一些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House:我也可以用猜的吗?那样做诊断就太简单了。

House(电话中):有三个女人刚进了我的卧室,我得挂了。

Hadley(说病人):她毁了自己的生活只是想忘了这件事。

Wilson(对House):你不能总是这样,必须有所改变。


第23集--------

Hadley:她是个天才,她获得了麦克阿瑟天才奖,而且在法律上得到了证明。

House:我看到的是——她的行为被一群白痴鼓吹成真正的艺术,然后因此赚了一大笔钱。

House:忘掉过去的最好办法,就是对着脑袋来一枪,然后埋在深坑里,再浇上碱液。

Cuddy:你放我鸽子!
House:抱歉,该把病人的内出血安排到周四的。

Cuddy(对House):现在我们好好吵一架吧!

House(对病人):我有很多游戏可玩,其中不包括对付自我陶醉、老于世故、装腔作势的人。

House:我给你这次表演起个名字吧——“没意思”。

House(对病人):但是死亡也可能影响你的思考能力啊。

House(对Cuddy):我这样是为了重整我的生活,不,等一下,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是个很不快乐的人,或者我这么做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或者让你生气,或者因为我还对你余情未了,或者我早就了了,现在要向前看了。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试试没有疼痛的感觉,或者我想试试更加痛苦。不管原因为何,都是个坏理由,也是个坏主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House(对病人):你不需要依靠会让你失望的人。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itle!: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

不错,如果不是抄得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