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半永久培训癫痫能治好吗博狗/博狗手机版/bet365
澳门新葡京/威尼斯人/澳门新葡京bodog博狗/bet365/吉祥坊体育188金宝博/葡京
澳门威尼斯人/bet365澳门威尼斯人/威尼斯人/bwin百家乐/太阳城/百家乐
伟德/股票配资/趣书屋bwin侯卫东官场笔记
BT种子/慧聪网/合乐888平台bwin/法国自驾攻略秋霞电影网/Bt种子
百家乐/足球比分天游娱乐百家乐
澳门新葡京/uedbet/bet365百家乐/电视剧网以太坊
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Boston Legal 笔记(从奥运圣火的灰烬中挣扎回来更新至S01E05)

写在前面

第二次看BL,在结束第一轮观看后不久。

公司正好在做一部情景剧,于是,在看完一轮之后,和几位编剧小朋友一番推荐,想听听他们对本剧的看法,编剧小朋友拿回家看完第一集,就给我来了句,看完这个实在无法忍受公司的剧本,汗~。不过这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也是BL的魅力所在吧。

(P.S. 为什么每次看到BL总想起另外一种含义呢?)

这是去年以来第二部让我有冲动立刻复习的片子,很奇怪我怎么会让这样的片子在我的盘包里呆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不过想想也好,那个时候只有第一季,省得我刚看完13集就断粮,那才是真正的痛苦;Alan Shore也算是第二个让我HC的美剧角色(第一个是CSI里的Gil Grissom,我一向HC,而且有些博爱,汗~)

我的专业是法律,一直很喜欢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在他的熏陶下对于美国的法制有着一种憧憬和向往;而如今这部BL,似乎用另外一种方式在诠释美国的法制。当然,是不是算是曾身为律师的编剧David E Kelley在执业之余的一种恶搞不得而知。真正的美国法庭,绝对不会允许律师拿法官来开涮。

忽然有一种冲动来写BL笔记,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在重温之前,有必要先叙述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断,关于Alan Shore和James Spader:

其一,The Practice 第八季,Alan和Denny的初次邂逅,非常具有偶然性和戏剧性。当时Alan被他的老板炒了,找了Crane, Poole & Schmidt 的律师Matthew Billings作为代理人进行诉讼,其实Alan也不知道这一场诉讼到底是为了什么,两个人正聊着,忽然Denny走了过来,说Alan当时戴的领带的颜色很特别(Alan当时戴了一条红色的领带).“Red is a soft color”, 因此,对于律师而言,那是一种很特别的颜色。随后,Billings,Denny和Alan一起为Alan的案子辩护,并赢下了官司。Denny被Alan的Closing所震撼,在明知其曾被两个所开除后,仍决定说服负责人聘用他。如果不是那条红色的领带,可能Denny不会横空出世,而如果不是那一段Closing,可能也就不会有我们心心念念的BL了。

其二,2005年Emmy奖最佳剧情片男主角是James Spader,这已经是他继TP中的Alan Shore获得最佳剧情片男主角后,第二次凭借这个角色获得这个殊荣了。带着黑框眼镜的James显得很斯文。其实在TP中有时他也会带眼镜,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发福。真不明白为什么好像一夜之间忽然膨胀起来似的。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获奖感言:”I will thank my mother. I will thank my mother again because I forgot to thank her last year.” 台下笑声一片。或许James在生活中就是这样一个不乏幽默不乏智慧的人。我不知道是James Spader筑就了Alan Shore,还是Alan Shore成就了James。或许他们就像一个圆的两半,而只有这两个半圆才能完美契合,才能塑造出一个完美的圆,也才能有皓月当空繁星璀璨的BL让我们来玩味、回味、品味,并且心甘情愿深陷其中。

[ 本帖最后由 寒云冰 于 2008-8-27 00:32 编辑 ]
1

评分人数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itle!: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 !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qqconnect: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S01E01

开局是律所的忙而不乱(其实是挺乱的),来自24个分所的律师们聚首一堂的staff meeting,而且算是相当正规的一场,然后镜头转向Alan若无其事而且很自然地把某个位置上的文件往两个座位以外一推,直接坐下翻起报纸,Brad在一旁颇有些诧异。
Denny登场,惯有的口头禅Denny Crane,不过在这种场合中似乎也不显得那么突兀。其实第一轮看下来,对于Denny Crane颇有些厌烦,Alan在第二次听到“Denny Crane”的时候,也颇有些诧异。“I know you are Denny Crane”,言下之意,你不必反复强调。但是,每当Balcony Conversation,以及Denny几次并不冗长也算不上慷慨激昂的cross examination及Closing之后,又似乎应该对这个角色侧目:
Denny的初次登场,应该是TP中队Alan红领带的评论,“Red is a soft color”,当时他称Alan为the soldier,似乎在本集里他也是这么称呼Brad的;
第一次感受到Denny magic的手段应该是这一集里面the rabbit的魔法,但早在TP中,已经切实感受到作为一个律师,Once he stands up in court, he is Denny Crane。
第一次感受到他的生活混乱是他居然是律所客户的夫人的外遇对象,而他对于这段婚外情居然在同时面前毫不避讳。因为TP并没有看完全,所以对于TP中Denny的感情生活没有什么发言权。
言归正传,然后是Denny很自作主张地把海外合伙人的汇报调成静音,用自己的方式自顾自地处理C, P & S的事务。
Edwin Poole,另一位创始合伙人没穿裤子就走进会场,所有人为之侧目,这似乎又一次昭示着我们所将面对的是一种紧张的生活,那种紧张度,甚至能够把原本高智商的人们弄崩溃。Alan对于Edwin举动的评论是“前无古人的创举,我怎么能没想到呢?”(汗~)
随着救护人员的忙乱,似乎是Denny在有条不紊的控制大局,但从后文来看,Denny颇有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之嫌,唯一能够牵制他的人就这么倒下,应该加紧趁此机会把他彻底“消灭”,但是总的看来,他的举措还是正常的。只是,Paul把Brad叫到一边,希望他能留在Boston以牵制住Denny,疑问油然而生,为什么Paul那么着力希望能够牵制住这个名字是在绿所名称最前面的人?

镜头转向必须要听无数次但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主题曲……

BL的故事节奏总是很快,在第一集就有所体现,短短40多分钟,有三条线:
1.        黑人女孩的母亲主张自己的女儿受到歧视;
2.        律所的大客户Ernie要求对妻子的外遇事件进行跟踪调查;
3.        一位即将前往NY就职的母亲,希望摆脱前夫的无理阻挠,带着自己的双胞胎儿子一同前往NY.

在进入详细剧情之前,还得说一下Brad和Alan的交锋。当然,第一次交锋在本集一开始的座位之争,Brad败北。Brad一上来所表现的“脱口秀”让Alan有些诧异,也成为Alan和Brad再次交锋的导火线。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喜欢Brad,在我看来,那算不上帅,因为职位较高(应该是Junior partner吧),颇有些自视甚高的意味,很喜欢Alan那句“I am such a slut for authority(视权威如粪土)”,感觉很是解气。

(一直在考虑怎么论述其中的故事线,其实几个故事穿插上演更能体现节奏的快捷,但从论述的角度而言,却容易使文字显得杂乱无章,于是决定把故事线分开,不过冲击效果减弱了不少:()

故事线一:

Alan与那个黑人女孩总是默默相视而笑(看第一轮的时候,主要是看情节,对细节的感触并不深,而这次重温,所以会更关注细节,是希望不要错过这位我的新HC对象的人和一点精彩)。
Alan与Brad的第一赌,谁为那个黑人女孩的case买单:如果Alan赢了,Brad买单;如果输了,Alan买单。一场运气与实力的较量就此展开。“I will pay double”,这是Alan的回应,尽管对于这个案子,从后来看来,他并无把握,但他就是这样一个自信满满的人。
Alan与Denny在酒吧的对话
Pull a rabbit out of your hat,听完这句话,即使聪明如Alan,也是一片忙然,但Denny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逻辑永远与众不同,而他的生活,在我看来,也时时刻刻full of all kinds of rabbits。他不愧是身经百战不拘一格的律师,也不愧是在圈子里混得左右逢源的高手,在证据似乎并不有利的时候,另辟蹊径,当然这一切还得有足够的人脉才能变成现实。
Father Sharpton一番激昂的演讲让原本已经做出判决,就待落槌宣判的法官颇受压力,当全体鼓掌送别rabbit的时候,Alan有最初的惊异、茫然,到演讲过程中的泰然,再到送别rabbit是的欢笑,是的,像个孩子一样发自内心的欢笑。然后,整了整西服,扣上扣子,后来发现,这是他的一个惯常动作,Closing前扣上扣子,一番慷慨激昂,回到座位上则解开(难道是因为大腹便便,需要放松?)昂起头,目无表情,正视前方,等待结果。
在得到Sharpton的协助后,Alan终于又迫使制作人回到谈判桌前,一如既往的自信,面带微笑,双方达成协议,颇有些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感觉。看得出,Alan很关注小女孩的感受,在黑人小女孩Sarah面前很有亲和力。在Denny的帮助下,终于完满解决了诉讼。
其实真的很佩服黑人天生的演唱基因,尤其在刚刚被人批为五音不全之后,那首Tomorrow的歌词寓意深远……

故事线二:
另一组镜头时Lori发现Denny与公司客户的妻子有染,颇有些诧异,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的事情对于Denny来说应该属于见怪不怪。她与Paul交换了意见,说实在的,在大多数时候,我也不喜欢Paul,是到看到那一篇关于Paul是一片绿叶的文,作为律所的管理人员,有这么一个合伙人(Partner),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为了解决Denny的affair,Lori不惜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要求Tara出卖她的nasty hot(汗~)律师都是这样的吗?Lori在我看来,应该是编剧希望塑造成正派乃至有些刻板的角色呀,明显感觉现场表演的时候,Lori有些看不下去了……
Paul明显被Denny搞的事情激怒了,Everybody is fungible,是对Denny的警告。从第一集开始(the very first beginning),Paul就在寻找把Denny开除出律所的机会,只可惜,后来还有Schmidt。
在Ernie想知道真相后,Denny试图用ego pride混淆视听,打消客户刨根问底的想法。
在Ernie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要shoot Denny,在这个时候,Denny居然想到的是他不想被人遗忘,而这种死法定然会让他上报纸的头条,汗~不知道应该佩服他的应变能力还是感叹他那另类的逻辑。他真诚地道歉,然后告诉Ernie那把枪正是他送给他的,是一把发令枪,一场危机就此烟消云散。尽管在此之前,Paul,Lori和Tara绞尽脑汁,最终解决危机的还是Denny。即使不在法庭上,他的这种能力总是令人叹服。他的真诚,还有他那与众不同的逻辑总是屡试不爽。Denny Crane不枉为一个传奇。

故事线三:
Brad和Sally几乎输了案子,更郁闷的是,Brad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碰上了几乎要赢下官司的Alan,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Sally找Alan帮忙,不过看来Sally和Brad似乎有段relationship,似乎一开始Alan的you two have had sex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只是,对于这样的过去,作为Sally现男友的Alan似乎并不在意,不知道是太有自信还是对于这段感情根本就不在乎。Alan在酒吧里小小地设计了一把被Sally誉为pig的案子里的前夫,然后在前夫的公司里一边要挟,一边刹有其事地解说着那些快照,有些佩服Alan在两件完全不属于同一领域的事情之间的思维切换如此娴熟。
Brad在快结束的时候解释了自己语速过快的原因,ethnically bound,由此,对这个角色有了另外一些看法,或许他真的是站在客户的立场上,语速快,是为了帮客户节约时间、节约金钱、进而节约诉讼成本,也算是节约社会资源的一种方式吧,似乎他也算是律师中的一个异类。从这个角度看,似乎Brad又有了些可爱之处。

Balcony Conversation
只有在这个时候,律师的世界才是纯净的,高尚的,虽然有些话题实在称不上纯净,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没有利益之争,两个人之间,是父子,是师生,是朋友,抑或是爱人?一种很复杂、很微妙的关系参杂其中,这也正是BC的精彩之处,而BC则正是BL的点睛之笔。
Do not always try to look for a point,是Denny对Alan的教诲,看得出,Alan不仅自信,而且还是个喜欢寻根究底的人,或许是律师的职业特性使然吧。
当然,这一次的BC有了Brad的打扰,似乎有些煞风景,但Brad表达了对Alan能力的一种认同。当Alan和Denny都静静地坐在沙发上,Brad感受不到交流的气息,他只能转身离去。BC是专属于这两个人的,他们可以分享快乐,分担忧虑与恐惧,任何人都无法插足其中。Alan珍惜这一切,要知道,Denny已经是古稀之年,而Alan才是不惑之年,还有更多的明天,但是,为了Denny,他可以为没有明天干杯……

附注:
美国的黑人问题由来已久,曾经在林达的《我也有一个梦想》中看到许多,从内战到分离且平等,再到逐步平等,直到今天,种族问题依然存在。但一直发现,美剧里好像都会有黑人演员参与其中。“我也有一个梦想”并没有随着马丁•路德•金而离去,正如书的结尾所说:作为一个melting pot,“美国人民被迫先走了一步,最先正面面对这个挑战,先于这个世界开始了实现这个梦想的实验。他们想让五色人种生活在一起,并且和睦相处,最终实现大同世界之梦想。”
1

评分人数

  • 爱死你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还是提供英文字幕吧!

TOP

lz很厉害~~突然发现我好久没看BL了~

TOP

第一次看BL,居然还以为Brad是主角呢,哈哈

TOP

我也喜欢BL,因为这个剧注册的风软

TOP

S01E02

开局是精神病院,Alan与一位住院患者的交流,从下文得知,这位患者是曾经试图杀害Alan的他的前女友。在这个时候,我们很难判断到底是谁的错,客观点来说,Alan的个性真的是会让女性们爱之深,恨之切。
Alan:    Perhaps he had it coming.
Christine: Perhaps you did
看起来像是一对相熟已久相安无事的朋友在互相调侃,而在似乎平静的水面下,曾经的波潮澎湃、杀机四伏似乎已经被完全湮没了……

主题曲依旧欢快,正文开始时Boston外景快镜头的切换,似乎又一次提醒人们我们所将置身的是一个快节奏的环境。

例行的staff meeting由Paul主持,Alan饶有趣味地欣赏着Brad的口沫横飞。“Do you do tongue push-ups?”又一次让Brad很不爽。他口沫横飞抵强调了他的专业性,却让所有的人颇有些amused。很明显,Paul对Denny的任何举措都已经失去了信心,但不幸的是,Denny依旧是创始合伙人,在他的名字还排在律所最前面的时候,即使有再多的不满,在Denny还没有太出轨之前,Paul也只能忍了。
Alan的case又一次让人跌破眼镜,私以为,那段对话颇为经典:
Lori: She tried to kill you.
Alan: She did.
Lori: And now she wants out.
Alan: She does.
Lori: And you’re trying to help her out.
Alan: I am.
Alan显得言简意赅。作为他的客户的代表律师,他或许认为这是理所当然(除非他的客户真的犯了严重的罪行),但似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这样的逻辑,很明显,Lori就不明白;而Sally,现任女朋友则直接收拾东西转身离开了会场。Alan的表情颇为惊异,在所有人都以为理所当然的时候,倒是Alan的惊异才是让人费解的那部分,但Tara倒是见怪不怪,对这一对男女朋友的表现都不觉得意外。

面对Sally的质疑,Alan很坦率地承认它并不擅长处理男女朋友的关系。其实,一直觉得Alan是在各种花心的表象下掩饰自己在情感上的欠缺。他很擅长欣赏女性的优点,却又害怕与女性太过于接近会受到束缚而失去最初的新鲜感,甚至迷失自己。他确信试图杀他的前女友是一位charming,intelligent,sensitive,funny woman。Alan从不吝惜对女性的赞美。尽管就外表而言,这个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又矮又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力,但是他率真的人格魅力却让许多女性都为之着迷。有些时候觉得他也许只为了sex,但即使如此,在那一刻,他也会很认真地对待每一段感情,每一位女性,之如他对他的工作,他的客户。

这一集主要是两条线:
1.        Alan为他的前女友辩护,试图把他的前女友从精神病院中解放出来;
2.        一个寡妇控告其丈夫的主治医生致其丈夫死亡。

故事线一:
其实这条线索的案件颇为简单,更多的是Alan与Christine在案件结束之后的“交往”。

看到那位医师忽然看到那么多本应在严格监管下被病人服下的药片摆在桌面上的时候vexed的表情颇有些可笑。如果如他所说,他的前女友、现在的客户是毕业于纽约大学的律师,那么这样的结果似乎再自然不过了。一直觉得,Alan虽然好色,但是眼光决不低,而能够成为他正式承认的GF也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尤物(虽然比较奇怪他和Sally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律师圈是一个很特殊的圈子,也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有机会相互了解,相互吸引。

Alan坚定地要求给自己的前女友以自由,甚至不假思索地提出担当她的临时监护人,而他的那句话更让人叫绝:“Speaking as an enormously unlikeable person, I find it difficult to maintain grudges against those who wanna kill you, don’t you?”

Alan把Christine带到自己居住的酒店,两个人随性的交谈中,我们知道Alan曾经有个big grotesque house,more grotesque swimming pool and even more grotesque rumpus room。很grotesque的一个词,考专业八级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印象看过这么一个词(不过说实在的,我从来就不背单词),专门查了下牛津字典,这个词的解释是:strangely distorted so as to arouse fear or laughter,fantastic。或许只有Alan会买这样的房子,或许也只有这样的房子才能反映Alan的个性。但Alan最后还是卖了它,而似乎更倾向于能够随性来去的旅馆(不过不管做什么选择,都得有经济基础作支撑呀)。
Alan对于恋爱对象的要求就是能让他remain uttly alone。他就是这样一个追求、不愿失去自我的人。

Christine似乎是试图用各种办法来挽回Alan的感情,但Alan是那种一旦关系结束就立刻冷却的人,从来不会轻易回头去看已经结束的情感,在这一点上,他显得有些无情,但的确是干脆利落。他一直努力保持自我,相信不回头看也是其中的一个元素吧。

Alan的自信满满,自信外加善于自嘲,这样的男人总是充满魅力的。

Tara可以说是Alan为数不多的女性倾诉对象,源自他们相交已久。从TP开始,两个人就已经在一起共事。Tara更是为了替Alan作证而被律所开除,宁可不接受律所再次聘用的机会也要在法庭上站在支持Alan的一边,对此,Alan深表感激。Alan凭借着与Denny初识的并不深刻的交情,把她引荐到C, P & S,当然,Denny看上她的原因是因为Tara is among the prettiest girls,但两个人的交情却因此显得与众不同。

对于Christine有些过分的言论,Alan显露出少见的深沉与不快。沉默,不知道是因为被Christine道破了心事还是恼恨Christine亵渎了他对Sally的感情。

故事线二:
Denny处理问题的方式给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汗~
Paul试图阻止Brad让Denny负责庭审前举证的决定,Denny似乎有一种超能力,每当别人谈论他的时候,他总能从不远处款款而至,似乎对于谈话当事方在背后议论他的内容已经悉数掌握。记得在TP中,当Alan与Billings背地里谈论Denny的时候,他也总会那么凑巧经过。“I don’t like it when people talk me like I’m not in the room. Last time I checked, I was in the room.”而当Paul试图通过以其不了解案件内容而不让其参与相关案件的时候,Denny停顿了许久,似乎很努力地在思索这到底是个什么案子,就在Paul似乎看到胜利的曙光的时候,Denny忽然又精明了起来。镜头转向Paul,一脸挫败。

Denny似乎对女性是来者不拒。面对一位刚刚丧夫的女子,Denny刚开始表现的颇为强势也颇为专业,但渐渐的,风头一转,又走上了那条老路——挑逗。对方的律师火了,Brad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真的不明智。不得不感叹,能在任何情况下都来个180度大转弯,都那么出人意表,也算是一种本事了。Denny的rabbits实在太多了。

Denny对于别人认为他是累赘的言辞的反应总让人有些伤感,虽然他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Denny Crane是一个笑话,一个滑稽的小丑,抑或是一个过气的斗士?不,Deny Crane是一个传奇,至今仍是。

Denny又一次惹火上身,引来对方律师的motion。Paul在试图制止之后态度忽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或许这将成为驱逐Denny的理由和良机,看得出Paul是忍无可忍了,或许也因为委托人的势力并不大,一向以客户利益为最高准则的他,宁可以失去客户为代价也要让Denny自我毁灭。在这里不是很喜欢那些老奸巨滑的partners。

作为创始合伙人,作为在律师圈里混迹四十多年的老油条,Denny似乎不应该不懂得其中的错综复杂,但Denny就能有那样的本事,在本该记得的时候迷糊,在别人看来迷糊的时候清醒,出人意料,反戈一击,颇有些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醒我独醉的意味,也算是一种境界吧。姜还是老的辣,40多年的律师生涯不止朝夕,或许他行为不检,或许他有许多致命的弱点和缺陷,但Denny Crane的确代表了什么。

“BC”
Denny v.s. Paul
Denny: I’m still a lawyer.
Paul:  You’re still a lawyer, my friend. You’re just not Denny Crane.
Paul用了拳王阿里作比较,Denny似乎也不再那么自信满满了,反而有些沮丧和茫然。

Alan来到Lori的办公室,娴熟的脚部按摩技术令Lori称道,但Alan此来更多的是对Lori劝Sally离他而去的回应以及情感上的挑逗——在离开的时候顺手抚摸了一下Lori的腿。

Christine有些阴魂不散,她将继续留在Boston,而Alan不得不继续担任他的法定监护人。Christine似乎真的很想和Alan再续前缘,但Alan坚决回绝了,抗拒了Christine的企图,甚至对于她暧昧的言辞和举动皱了皱眉头,虽然口头上说这是件好事,但擅长微笑的Alan这一次并没有展露笑意。

估计Christine是这一集里最让我厌恶的角色,这个阴魂不散一心想与Alan重拾旧情的女人,不过估计下一集里或者以后的故事里还是有她,郁闷呀~Paul则是另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但鉴于有了后文的经验,似乎Paul也不那么讨人嫌了,倒是Brad的表现让我对他有些改观,他坚持原则,他adore Denny,发自内心的,不像Paul,虽然曾经很敬仰Denny,但已经是过去时,Brad依旧对Denny保有敬仰之情,为此,他不惜与上级对着干,也要提醒Denny这其中的“阴谋”,虽然Denny可能不需要他的提醒也能看得很清楚。Brad,加分!
1

评分人数

  • 爱死你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说明一下:

我知道我的更新实在有些慢,一则是因为最近忙着换工作,二则是边看片子,边写笔记,还得盯着剧本,一集下来可能得花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录入得花一个多小时,晚上回家之后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的笔记很琐碎,姑且一看,仅代表个人观点,也欢迎意见和建议~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难得你有时间,继续、继续
如果你无力反抗,不如闭起眼睛享受。   

TOP

继续关注,楼主看得好仔细!

TOP

呵呵,我也看了不下两遍了,但是借着楼主的分析再慢慢品位这不剧,感觉还是能体会到一些新的东西,呵呵,楼主,加油,我会常来看!

TOP

寒同志,你太棒了..我看了3遍都没有你那么细致..加油,一路顶你到最后...

TOP

楼主,你做的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BL应该感谢你,风软众多的BL粉丝更要感谢你。
琐碎些正好,跟着你重温BL的感觉很欣喜。

TOP

故事版的剧本,概括的很贴切

TOP

lz加油~更新的慢不要紧,坚持最重要~

TOP

好久没来了  强人大大果然很多撒~
分析地很贴切、仔细   角度也很独特
期待更多好文~~

TOP

S01E03

开场是Sally颇有些手足无措地在Alan办公室里徘徊,她将首次独自面对陪审团,却有些无所适从,她希望Alan能帮她。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喜欢Sally,而后来她最终被Schmidt开除了,因为她无法胜任她的工作,这是后话。
Alan握着Sally的手,一语道破了Trial law的真谛:Getting the jury to trust you so you’ll believe what you tell them。Alan已经是久经沙场,不管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get the jury’s trust 应该算是他征战多年最大的一点心得吧。

欢快的Theme Song 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外景切换。

Denny正在办公室里作保养,Paul却要求Denny出席一个与客户的会议,一个全所上下已经为之忙碌了18个月的案子,但Denny似乎更注重他的maintenance。针头突然断了,半截针头留在Denny的前额上,尽管实习医生向说服Denny允许他把针头拔下来,Denny像小孩撒娇般拒绝了,他一定要他的主治医生看看他学生感的好事,所有人无奈中……
感觉Deny还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不像Paul总是劳心劳命,还得被数落说他像个prune。Why do I care?真亏他说得出来,好像这家以他的名字开始的律所的大小事务都与他无关,天大的事情都比不上他的maintenance似的。

Lori想在一宗性骚扰案中协助Alan,理由是这是她的专长,而且她认为Alan在骨子里透散发着对女性的歧视。Alan却不同意。
私以为Alan还是尊重女性的,尤其是弱者。也许正如Lori所说到的,他的关于性骚扰的经验主要来自于实践(Alan认为Lori的主要来自幻想,汗~颇为直白),只是他更注重的是自己人格的独立,而不像过多地被束缚,被改变,乃至被看透,因此才更表现出他的好色之心,似乎与女性交往就是为了原始的欲望。但他真真正正会在乎他的女朋友,尽管当分手时,他是头也不回,也不会去回想,但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整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相信所有他处在现在时的女朋友更愿意相信的,是他的真诚。这种真诚,很直接,也很直白,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的成分,让人非常享受。

故事线主要有三条:
1.        房地产开发商的项目被环境署阻碍,要求律所帮他解决问题;
2.        女士因为前上司的骚扰而辞职,起诉前上司性骚扰;
3.        一起盗窃案的刑事辩护。

故事线一:
一大群律师聚在一起只为了一个案子,Paul、Denny、Bard、Tara,足见律所对这个案子的重视。在这个案子中,也可以看到在美国社会(或者说是英美法社会)中很奇特的一个竞相——一个建筑开发商的项目在报批的过程中受到的重重阻挠,其中最要命的属EPA(环保署)。先是蓝蜥蜴,其中还涉及到危险登记级别的细小变化,从濒危到受威胁的,算是过了这一关;然后让开发商很郁闷的是,因为三文鱼产卵的关系,工程可能还是无法开展。美国环保署的工作真是进行到了极致,为了任何一个物种都能引爆一场争论,乃至诉讼,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平等理念,真正是万物皆平等,正不知道应该说他们是保护资源还是浪费资源。不过,在他们看来,维护环保的理念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Denny仍然顶着那半截针头在办公,颇有喜剧效果。Paul告诉他环保署的代表律师自称是他的儿子。从镜头的表面看来,似乎真的是Denny的儿子,而且似乎是久别重逢,Denny甚至不知道他已经成为律师。父子之间的拥抱很是温馨,看起来Donny有些羞涩,但Denny时时不忘“父责”,不忘教诲:
Denny: You are a lawyer now. That’s how you great people?
Donny会意,伸出手,高声说“Donny Crane”,Denny握手,低声回应“Denny Crane”,想比起来,Denny算是比较低调的。一高一低,相互呼应说着自己的名字,没完没了,在场的其他人为之侧目。

会场外,Denny对Paul坦白他与Donny的母亲有过one night stand,Denny还为其支付了学费,但久未蒙面(从他12岁开始就再也没见过他)。

看起来这位Donny Crane真的继承了Denny的基因,和Denny一样对自己的名字有着特殊的偏好,似乎这个名字已经代表了一切。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儿子对父亲的顶礼膜拜所致。就这一点而言,Denny已经是相当成功的了。不过看来还是只有老子能够治住儿子,面对Donny一些颇为自负自称逻辑的言论,也只有他父亲同样另类的逻辑才足以回应了。

Donny和Brad一番关于鱼的争论,Denny在一边看着。看得出,Donny一门心思想模仿Denny,尽管他们之间已经有15年未曾见面,Denny的儿子这个身份既是他的殊荣,也成为他心里的痛。但对于Crane这个血统,是Donny所自豪的,他认为他将一生受用。

父子终于第一次对簿公堂。

尽管Paul还是不放心,而让Brad做first chair。法官似乎看惯了这种与EPA进行的抗争,也看透了辩方的伎俩。
Brad: Now there’s a word, your honor, a very simple word that described what my client is trying to do here.
Judge: Please don’t let the word be “progress”.
Brad饶是曾经巧舌如簧也一时语结,意图被法官看透了,而他相说的也正是progress,但不愧是Paul誉为“C,P & S中最好的律师之一”,他立刻转变思路,“people”是他所提出来的词汇,从人未来生存的基本需求来论证发展的受阻,应变之快让法官大人颇有些惊异也颇有些好奇。
忽然发现,Brad其实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律师。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Alan和Denny的皎皎光滑直下,Brad再优秀也只能是一颗陪衬的星星。

其实每次从cross examination里面都能学到不少东西,正理也好,歪理也罢,但就我来说,existence is reasonable as long as it is logical。律师们自圆其说,总有自己的logics,就像在这里辩论的Brad和Donny。同样是people,jobs,schoolbooks和food,同样是这样的关系链,双方律师却试图推出相反的结论,也许这正是法庭辩论的魅力所在,也正是基于对同一客观事物的不同看法,才会引发这种精彩。
Donny的结束语“Donny Crane”让那位女法官有些讶异,但让Denny有些得意,次子似乎颇得Denny的真传。

Brad又输了,还被Paul指责其欲速过快及涉及无关事由,但我想是Donny的传闻让法官不得不考虑一些事情。
法庭外,Donny表达了这是自己第一次上庭,以及长久以来以身为Denny Crane的儿子为傲,一直在模仿自己的父亲,从而有所成就。Denny的表情看起来像个慈爱的父亲般欣慰。

故事线二:
Christine果然终于还是阴魂不散,Alan的性骚扰案中的辩方律师正是她,这让Alan非常不快。他先是以Christine刚从精神病院出来以及他们之间先前的恩怨为由,请求法官让Christine回避,对于Christine关于巧合的解释充满怀疑,并明确表达出他的不快。看得出,Alan似乎刻意在回避Christine,从之前的数度与Christine的意外重逢,到酒会上的退避三舍,再到案子里的回避请求,他不惜推翻自己在把Christine弄出精神病院时的结论,而试图以此为由请求法官更换辩方律师。看来他是下了决心要与这个女人保持距离了。不知道Alan对当日把她弄出精神病院后悔了没有。

法庭上,Alan与Christine第一次交锋,不相伯仲。虽然在Christine发言前,其行为似乎有些失控。看得出,Christine曾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律师,只是她的暧昧言行却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喜欢她。当她回到座位后与Alan交换了目光,并向Alan眨眼,总觉得像是余情未了。

对于被告的交叉质询,Alan似乎有意无意地把话题转向一个与Christine与他的关系感觉相似的语境中,Christine果然没有按捺住,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嚷着“Objection!”从法官、陪审员,到当庭的Lori和Alan,所有人都被他近乎疯狂的语调镇住了。可以看得出,Alan对Christine还存有一丝关切,但身为律所Partner的Lori,却把这看成是击败Christine的良机。Alan断然拒绝了利用Christine的弱点打击对方的提议。怎么说呢?也许Alan在某些时候为了委托人的利益会耍些小手段,正如在TP中的一些小伎俩,但在他那似乎不择手段只为取胜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个在公平基础公平竞争中求胜的心,最终目的是为了追求程序和实体正义的完美契合,更何况他决不会以打击弱势群体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但近乎刻板的Lori,却执着于委托人利益的最大化。其实双方也许没有谁是谁非,只是这样的两个律师,在我看来,似乎还是Alan的价值观更合我意。

令我反感的Christine又出现了,必须承认,对于Christine的反感可能有些源自于她有些利用Alan对她的关切之情而幻想着他们能重新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Christine其实是个很优秀的律师,比起Sally、Lori都强(不愿意和Tara比,因为我对Tara还是有感情的),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只是觉得她有些过于聪明,过于利用自己的自信与才智了。或许她是想重新把握住Alan,但是一个欲把Alan置诸死地者不可原谅!
Christine想与Alan庭外和解,她来打探Alan的底线——Alan希望的数字。Alan却始终没有把她当成对方的代表律师,直觉反应是Christine想要他的电话号码。Alan还没有从对Christine追踪他的疑惑中走出来。750万对250万,Christine希望用私交来换取Alan的同情,我觉得她是几欲落泪,从而实现自己的目的,Sally在一旁看着。Alan拒绝了,但可以看得出有些不忍。强烈鄙视这个女人~

Alan拿着咖啡发呆,很难得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大多数时候,他显得好色,又或者侃侃而谈,又或者带着温柔的笑意面对世人。即使在BC时显露出他的忧虑,以及在BC过程中偶尔有的平静与沉默也绝对不是在这一幕里的这种沉思状。Lori再次表达了希望Alan能用、手段让Christine搞砸Closing的意愿,但很明显,她没有用合伙人的强势来压他,就像在EP01中对Tara那样,或许她了解Alan的矛盾,也体恤Alan的心情吧。

Alan做到了,有些混淆自己与Christine的过去,state of mind,schedule lunches,stalk,这些词汇Christine有太多的切身体会,而其中的“her”是否一语双关,恐怕也只有编剧和Alan才能知道,至少给我的感觉是有这样的成分的。回到座位上的Alan又解开了西服的口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直视前方,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Closing中的Christine。或许这样一个在他看来处于弱势的辩方律师,面对他们之间曾有的情感及是非,他仍然无法漠然。
Christine的Closing也似乎深有感触,包括被飞了以后开车撞人。Christine有些巧妙地利用自己的经历引导陪审团认同这是一段开始时你情我愿决裂之后你追我逐的故事,一个成年人之间的游戏,而不是什么性骚扰。对于她的隐喻,Alan笑了,反倒是Lori和原告有些惊异。他们对于那段历史都已经释然,像是一个故事、一个玩笑一样在回味,也许只有这样的两个人才能做到,也许Alan和Christine有着太多的相似,聪明、理性、自信,但同时又不乏小情趣,同时这也是两个极端的人——一个在分手后试图开车撞死自己的前男友,另一个在分手后几乎不想再与自己的前女友有纠葛,甚至不会因分手而伤心,也一般不会过多地想起前女友。但正是这样两个极端的人,让他们走在一起时必将激烈,而分开也是必然。

Alan赢了,但赔偿金的数额却不多,Alan很绅士地向Christine表示祝贺,Christine的理性和坚强在她短短的几句话中一览无余。忽然发现,她也不是那么讨厌(汗~表说我反复无常)。确实,当一个人离开在自己最孤寂无助时唯一的依靠时,是需要时间来调适的。Alan终于在继Christine第一次向他告别有又一次笑对Christine,轻轻地吻别,还相约一起吃饭,然后Christine转身而去。相信这一次她是真的离Alan而去了。

故事线三:
Sally第一次独自面对陪审团是要为一个被指控偷钱包的人辩护。
虽然Sally想要被告认罪从而免除这一次的法庭经验,但被告死活不同意;另一方面,Sally第一次面对陪审团还将面临律所合伙人的评估,压力呀~

Sally在听完证人的陈述之后,明显觉得自己被被告信誓旦旦的言辞欺骗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她就不相信她的委托人是无辜的,从一开始就像速战速决尽快解决这件事,无论结果如何。她甚至在看到那些照片时忘了抗议那些照片从未出现在证据清单中,看来的确是一个不仅缺乏经验,而且基本知识不过硬的新手。她的无所作为也引起了前去旁听审判的合伙人的不满。面对合伙人的质疑,Sally主张让合伙人自证无罪的想法让Paul等人目瞪口呆。

Sally的委托人在法庭上讲了一个近乎可笑的故事,故事荒谬的连Sally都无法认同,更别提陪审团惊异的目光。在辩方律师似乎想质疑之前,委托人拿出了一个与本案所涉及的钱包几乎一模一样的成色钱包,非常耀眼夺目,被告颇为得意。辩方律师一时语结,而从陪审团、法官到证人都愣了,也没有人记得提问这个钱包到底能不能算是证据。Sally似乎也有些难以置信。整个场景让人甚至有种错觉,谁才是真正随机应变的律师。好一只rabbit。

Sally似乎离了Alan就干不了正事,但看着她在庭上的表现还不如自己的委托人,专门去考评她的合伙人脸色阴郁也就不难想象了。Sally担心自己的饭碗,但Alan似乎仍旧是信心满满。他引用了兔子理论,并微笑而温柔地引导Sally用故事打动陪审员。Alan对于这段感情是真诚的,对Sally,相对于Christine而言不可谓不温柔。其实就这个场面而言,让人觉得Alan不应该是鄙视女性的人,相反的,他用心呵护,他一定会是一个女性很好的依靠。

Sally的case中的DA的Closing也太简单了,就两句话,Sally似乎还没有回过味来就轮到自己了,合伙人在旁听席上颇有些着急。Sally讲了个故事,不晓得是编的还是真实的,引得一部分陪审员会心一笑,用以证明“the truth is not only stranger than fiction, but often less believable”,从而进一步以reasonable doubt为由为自己的委托人辩护。
有些佩服编剧的博学多才,能让Alan旁征博引,还能想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小故事,或许是在之前的律师生涯中收集到的把,在以后的BL中还会有许多。但以rabbit为rabbit不知是巧合,还是想又一次表明Sally的想象天赋及能力似乎有限。虽然有惊无险过了这次评估,赢得了合伙人的赞誉,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BC
两个人抽着雪茄喝着酒俯视这座城市,Glemn Close是他们的话题,但Denny为什么总能往sex上引呢?Sally汇报了她的战绩,两个人决定rabbit般庆祝(汗~ hutch,真以为自己是兔子,据说兔子可是homosexual哦~)Denny面对自己败诉的case似乎不以为意,从后面的情节可以知道,只要不是他first chair的case,他不会把这个案子算到自己头上的(不知道胜诉的算不算),但他的确已Donny为荣。
Alan好奇Denny怎么可以15年不见自己的儿子,他总有各种好奇心。
“He is not my son”,Denny的回答,Alan有些意外,但仍保持着他的好奇,他直直地看着、倾听着Denny讲述他心甘情愿为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支付学费的经过,Alan皱眉。
又一次被人破坏了BC(怒~),这一次的破坏者的Donny。对于真相,Denny愧疚,Donny失落、伤心,Alan则对两“父子”突然面对面的交流有些吃惊,真相总是迷离而残忍的。但Denny称赞了Donny在法庭的表现,Donny在这个时候只想着离开,面对一个自己笃信了二十多年而在一夜之间被戳破的谎言,离开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他需要时间和空间来消化,来冷静。
Sir,这是Donny在知道真相后对Denny的称呼,他想继续保有这个名字,但言辞显得惶惑。显然,他对于这个突然被架空的楼阁已经没有了信心,Crane、血缘,这些让他20多年来引以为傲的东西在一夜之间变得虚无,没有了根,他是否还是那朵莲?Denny有些歉然,这种结果显然是他曾想极力避免的。“Of course”,这是他对这个孩子的爱,也是一种不忍。在切断了根之后,哪怕只是浮萍,也好过忽然变成飘絮。好歹,他还能做那片水面,可以切切实实托着浮萍四处漂流。

附注:
这一集的BC有些沉重,说说beyond reasonable doubt。
在美国的刑事审判中,reasonable doubt是辩护律师面对DA最常用的抗辩理由之一,程序问题可能也算是吧,在BL以及很多美剧中都有过。林达在《历史深处的忧虑》中写道辛普森案在刑事上的无罪也是依据beyond reasonable doubt,这对公权力机关提出了一个很高的要求,我们也许对于司法诉讼资源的大量耗费以及因为reasonable doubt而导致的真正的罪犯被无罪释放的风险存在忧虑,但美国的人们可能更注重一个人是不是受到公正合理的审判,对于视自由为生命的美国来说,他们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否则将导致公权力的无限扩大最终威胁私权,威胁自由,这是美国建国之初的国父们就力图避免的。在错放与错判之间,他们选择了错放,正如在“世纪大审判的告诫”的结尾所说的:“他们为这块土地选择了这样的原则,就必须为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支付代价……这个代价有时候甚至是生命。明确了代价之后,仍然选择尊重公民的权利和自由为最高目标,这是需要勇气的。”
1

评分人数

  • 爱死你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解扣子的问题

那是西装的穿着礼仪吧

TOP

lz太强大了。。。denny顶着半截针头真的是很搞笑

TOP

第三集的三条主线分析的都很赞~
尤其是对于alan的心理和感情把握得贴切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