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半永久培训/吉祥坊体育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天游娱乐博狗/博狗手机版/bet365澳门新葡京/澳门新葡京/188金宝博188金宝博/葡京
澳门威尼斯人/bet365澳门威尼斯人/bwin/申博太阳城百家乐/太阳城/百家乐伟德/婷婷五月俺去也人妻bwin/bet365
侯卫东官场笔记BT种子/慧聪网/合乐888平台bwin/法国自驾攻略秋霞电影网/Bt种子百家乐
百家乐/百家乐澳门新葡京/uedbet/bet365百家乐/电视剧网以太坊/牙齿矫正费用 
返回列表 发帖

S01E04

镜头的开始是阳光明媚的波士顿早晨。Edwin Poole(也就是E01里那位没穿裤子就来上班的C,P&S的三个创始合伙人之一)的夫人有些慌乱地来到律所,迎面撞上了Denny。她告诉Denny“Edwin is gone”,Denny的头一个反应是Edwin挂了,但仍然直言不讳地来了句“Shame”,然后被告知Edwin是离开精神病院失踪了。忽然觉得,英语的多义词看来也是不少,而且这含义也差的太远了,一个gone,有n多种解释,很明显,Denny在这里所采用的是他最希望发生的结果作为释义。

镜头转向法庭,Edwin Poole旁若无人地走进正在开庭的法庭(应该是第十二庭),不过因为在美国,除了特殊的案件,包括联邦最高法院在内的所有的审理都是公开的,因此,这种忽然闯入的行为顶多只是让人侧目,更多的人,在走进法庭旁听的时候是比较安静的,尽可能不破坏法庭正在进行的审理程序。不过,显然,Edwin没有这种自觉。庭上,一位黑人正要求法官更换他的辩护律师,理由是律师不能证明他的清白,这是他炒掉的第七个辩护律师了,法官对此颇为无奈,因为这位犯罪嫌疑人已经开除了他所能指派的所有公派辩护律师。看起来,这位Mr. Litch的口才似乎不错的样子。Edwin很适时地出现了,看起来,他似乎颇有名气:
Judge:You’re Edwin Poole?
Edwin:Indeed.
Judge:of Crane Poole and Schmidt?
Edwin:Indeed.
Judge:And you’re offering to defend this man?
Edwin:Yes.
言简意赅,法官对与这位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的请求居然同意了,但庭审还是在原定的时间开始。被告要求保释听证会(怎么觉得这位Mr. Litch对法律程序如此了解,但却是刑事犯,知法犯法,或者是久病能自医,上庭上多了,也成了法律专家,至少在程序法方面)被拒绝了,从双方简单的交谈中,我们得知,这位老大被控谋杀,刚递过名片的Edwin的表情有些惊异。

永远朝气蓬勃的Theme Song。

故事线主要有两条:
1.        Edwin接下来的这件刑事案件;
2.        一位有盗窃癖的CEO面临指控,请C,P&S想办法,确保其不被从CEO的位子上赶走。

故事线一:
Brad和Lori正在谈论Edwin的“壮举”——闯进刑庭并接下了一单刑事案,Brad希望Lori能跟进,因为她曾经是DA。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曾经的DA从来不做刑事案,本是知己知彼的好机会,难道是为了避嫌,还是因为做惯了DA,认为只要被DA指控的人,基本上已经等于是罪犯,不值得再辩护?Alan另有所用,Brad恳求Lori能到拘留所跟进这个Case,因为此时Edwin正在拘留所和他的委托人高兴地交谈。Lori颇有些无奈,但看起来,这个案子非她莫属了。

Lori在法官面前以Edwin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为由力图阻止Edwin担任该刑案的辩护律师,自己也好从中脱身。法官看来已经对案子的拖延失去了耐心。的确,让一位寡妇带这两个孩子4次出庭,每次都以延期收场似乎不太人道。法官坚持认为既然C,P &S接了这个案子,Lori和Edwin之中必须有一个人担任代表律师,尽管Lori表示她不接刑案。Lori对此很无奈。Lori与Edwin四目相对,Edwin给了Lori一个傻笑。

两个人一起听着嫌疑人陈述他杀害警察的经过,看来Edwin的总结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过想想,能和Denny以及Schmidt一起创办这家律所,本就应该有些本事。只不过,忽然一拍桌子,让Lori和Litch都吓了一跳。
Lori意识到除了被告自己的证词,警察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Edwin在此时言词凿凿,确定一定能把Litch弄出去,在场的人都很吃惊。其实连被告本身都认为这是一场必输的仗,他只不过在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罢了。看着Lori amazing的样子,Edwin很奇怪:“What?”

会议室
Edwin在认真地奋笔疾书,Lori汇报了相关的进展情况,她告诉Paul,Edwin是因为看多了法庭推理小说并希望有一天能进行刑事辩护才导致今天的局面。Lori还认为,Edwin的心智还在,不顾Paul的质疑,要让Edwin first chair,不知道这次Lori是以委托人的利益为先,因为Edwin比她有把握才这么做,还是因为她真的不擅长刑事的case。
Paul似乎更想亲自确认一下,坐在Edwin身边与他一番交谈。Edwin似乎信心满满,谈笑风生地告诉Paul他曾经在法院实习,他了解刑事案的运作规则,其实也不是那么神秘,然后与Lori相视一笑,一切似乎还算正常。然后,他告诉Paul他昨天梦见了“他”,是“他”要他接下这个案子的。“God?”“Perry(法庭推理小说的主人公)”,Edwin似乎对此非常骄傲。Paul面带惊异抬头看了一眼Lori,Lori实在无奈,同意担任first chair。Paul的表情似乎在告诉Lori,早说了他不靠谱,你现在知道了,你做对了,以后不要不听老人言啊~

法庭上
检控官承认他们除了死去的警察以及被告,没有其他证人。Lori的辩护被Litch打断了,被告再一次要求更换律师,理由是他们之间并不熟悉,Lori不了解案情而且太胖,他希望一位苗条的对正义如饥似渴的律师作为他的辩护律师,法官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Lori对于Litch的表现极为不满,表示这不仅仅造成了陪审团的反感,而且是对她的人身攻击。看起来Litch只是在折腾以拖延时间,对于杀人,她还是有歉意的,他也认为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Lori对于他的反应有些震惊,然后Edwin有些不识趣地把话题引到freshy上,估计这也是让Lori大发雷霆的主要原因。Litch认为陪审团不喜欢漂亮女生,但似乎Lori对这个词很敏感也很介意。Litch要求辩诉交易。在讨论的过程中,Lori和Edwin发现Litch的认罪过程很有问题。警察要医生告诉他他快死了,然后警察假扮牧师让他认罪,并套取了口供。两个人忽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Lori在法庭上试图证明Litch是被迫认罪的,这违反了程序法以及宪法的相关规定,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但Litch似乎并不领情。但法官拒绝了Litch的一切动议,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依靠Lori,但很明显,他认为Lori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问题并不够。其实可以理解,作为一个本质并不坏的人,Litch在试图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但这种做法一旦过了度,就会令人生厌,乃至适得其反,之如法官,之如陪审员,之如作为普通观众的我。在这时,我已经没有了对Litch的同情,尽管在程序上存在问题,尽管可能并不公平,但我还是希望这位老大尽快停止聒噪,该干嘛干嘛去。她似乎听懂法律的,但这种诡辩以及对自己律师的不信任让我很不耐烦。又一个惹人嫌的家伙,但毕竟“You are all I got”,我觉得Lori一开始并没有太尽力,但这句带着哭腔的话似乎触动了她。

面对医生的证词,Lori表现得对案情的了解不足,但一旁的Edwin是做足了功课,包括医生骗Litch还能活多久,医生的背景,一些医学常识,Edwin似乎和Denny一样,总能那么出人意表。作为创始合伙人,总是余威犹在。看着医生无奈地证实Edwin提出的有关产生幻觉的可能性的说法,Lori从一开始对Edwin自己开始cross examination的惊异到淡然一笑;Edwin的另一个point则更是石破天惊,一个濒死的人是否会为了免除所爱的人医生的牢狱之灾而承认自己未曾犯下的罪行?他打赌警察不会注意这一点。Litch很是惊异,对于这种近乎颠倒黑白但又不失逻辑和道理的话,陪审团也是。这样的fresh idea让人感叹这个C,P &S真是能人辈出,而Edwin Poole,作为创始合伙人自是有它的过人之处,要不然当初他不会成为所以唯一能够挚肘Denny的人。很明显,陪审团被打动了,DA则有些手足无措,要求休庭。
Litch要求作证,Lori拒绝了。一席谈话,看得出Lori是一个遵守原则到近乎刻板的人,weqie对委托人自始至终缺乏信任,也不愿意设身处地地与委托人感同身受,这让Litch颇为无奈。

Edwin正埋头工作,Lori前来商讨closing,并赞扬的Edwin的表现。“People forget I’m a brilliant trial attorney. I can be nuts and still brilliant”,Edwin的这句话非常精辟,当然我觉得也同样适用于我们自恋的Denny Crane。其实,在某种意义上,Denny与Edwin所处的境况是相同的,nuts but still brilliant,也许他们缺点无数,只要他们还是brilliant,就不枉为将名字刻在律所之上的人。只不过,Edwin让人眼不见为净,而Denny时时在眼前晃动,总让人不得不时时打醒精神。
而此时,Lori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她相信Edwin在这个案子中的判断,而Edwin同时也看到了Lori对于这个违背其自身意志而进行的辩护进退维谷,而最后的相视而笑,却颇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感。

Closing
DA对Edwin的辩护进行了反驳,轮到辩方结案陈词时,Edwin居然说他忘了准备结案陈词了,无奈下他起身,开始信口讲故事。Lori似乎感觉到苗头不对,以lady first为由,接过了Edwin结案陈词的工作,以只有口供而无其他证据支持为由,以reasonable doubt请陪审团判决被告无罪,似乎她只是在进行一份工作,但Litch从最初无人准备陈词的惊恐到最后的惊异。
从Lori即兴的结案陈词可以看得出,Lori是一个出色的律师(PS,当然不能与Alan作比较)。除去她的近乎刻板地遵守原则外,她的口才、应变都是不错的。Edwin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为Litch做无罪辩护的Lori,忽然觉得,Edwin是故意装傻而让Lori来担当这份工作,不论她是否愿意。他在用他的方式让Lori更成熟。

Lori的案子还是输了。个人以为,还是为了正义(毕竟死了个警察),以及Litch开始的行为让人反感,当然还有律师的力量问题,因为,从程序及证据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可以质疑的。Litch很失望,私以为,他从整个辩护的过程中,就像Lori和Edwin一样,曾经看见曙光,受害人家属和DA则是如释重负。Lori向Litch表示将尽一切可能上诉,而Litch在换位思考之后表示他能够理解Lori,并对她所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虽然是一场败诉的官司,但最后双方终于相互理解了。对于这样的结果,Lori很无奈。此时,Edwin表示因为未准备Closing的失职,他将回医院休整,真不知道他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也不知道他是真疯还是假疯,Lori又一次无语……

故事线二:
Sally与正在去见Paul的Alan聊着,希望能当Alan的second chair。怎么觉得Sally有借着Alan的经验为自己谋利益之嫌。一旁走过Denny,不忘那句口头禅“Denny Crane”。其实要不是那句口头语,真的没注意是谁走过。Alan有些条件反射般默契地接了一句:“You got it(久仰)”,不再像他们在TP中的第二次见面,当Denny又一次展示他的口头语时,Alan的回复是:“I know who you are”,言下之意,不需要你一次又一次反复告诉我。看来,这两个人之间越来越默契了。
Alan在会议室里看见正埋首在一堆卷宗里工作的Paul,打了声招呼,Paul头也没抬,指着身边的空位示意Alan坐下,但Alan选择了Paul对面(椭圆形桌子长轴的另一个端点)的位置,也就是离他所站的位置最近的位置,揭开西服的扣子,坐下。Paul头也没抬,侧过身,却发现身旁本应坐着Alan的位子仍是空的,抬眼才看到Alan坐在会议桌的另一端。
Paul向Alan介绍了案情:一位有盗窃癖的CEO面临一场盗窃价值200美元的围巾的诉讼,一旦罪名成立,她将因违反公司的道德条款而被解除CEO职务,这样的话,律所将失去一个大客户(奇怪为什么每次Paul所要解决的总是大客户的事情呢?)Paul同时也承认他们已经穷尽了一切常规方式也无法实现目标,因此他希望Alan,一位商场非常规方式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看起来,Alan所擅长的非常规方式像是Paul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想起了TP中的Alan,正是常常因为他的非常规,赢得了官司,赢得了首肯,也是因为他的非常规,最终被律所解雇了,这些合伙人,怎么总是装得一本正经,而实际上,却无所不用其极地使案子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最终功劳是自己的,还要信誓旦旦地指责Alan的行为不端,靠~什么世道?不知道Alan的非常规方式是不是使得其实总能够留在C,P &S的一个重要筹码呢?当然,还应该算上他广博的知识以及灵活多变的辩护技巧,这足以掩饰掉他与公司女同事之间没完没了的好色之心和所谓的契约带来的负面影响。Alan始终面带微笑静静地停着Paul的陈述。

法庭上,Alan和控方律师开始第一次交锋,保安表示他是根据以为售货员的指认,确认被告偷了违禁才要求搜被告的包的,并且最终发现了那条失窃的围巾就在被告的包里。

C,P &S
Alan试图说服Sally采取措施接近那位售货员并对其家底进行调查,他们走过Denny,又听见那句熟悉的口头禅,但Alan没来得及回应。他正忙着指示Sally接近售货员套取信心,但不要让他知道她的身份。
Sally:Is that fair?
Alan:I don’t understand the question。
很明显,以Sally的水平似乎根本无法明白Alan的非常规手法。再次感慨,Alan为什么选择Sally当他的女友呢?或许很多人都不会赞同Alan的作法,之如之前在TP中的那些人,但是,正如Alan所说的,这是一个肮脏的行业,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在没有触及Alan情感和道德底线的情况下,Alan可以采用一些非常规的作法,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为之。个人觉得,Alan并不是不知道这些手法存在问题,但是无论是迫于压力,还是为了维护客户的利益,又或者是出于其他的一些原因,Alan选择了这些作法,并表现得无动于衷,颇有些大智若愚,却让人对这个行业里这些出于进退维谷中的人们有了更深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在我而言,这更丝毫不会减损Alan,作为一个优秀的律师,在我心里的地位。

Sally在酒吧里试图与那位证人售货员聊天,但那位老大却以为她是妓女,这让Sally有些恼火。他道歉并解释了在他的生活里,除了妓女没有漂亮女生会主动和他打招呼。Sally却表示她觉得他正派,并抱怨一个女生想安安静静找个地方喝酒而不被骚扰真的很难,她只是觉得他正排、有安全感,却被人看成妓女。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平时总是被忽视的人来说,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对方赧然。

次日,Sally向Alan汇报了一夜交谈的结果,包括他喜欢收集名人签名以及对贝壳过敏等等鸡毛蒜皮的事情,Alan很是满意。然后,Sally接到了Miles(也就是那个售货员)的电话。

Sally与Miles正在吃饭。Miles讲述了自己将第一次成为众人的焦点,并请了朋友前来观摩他在法庭上作证的全过程,还有自己服用阻滞剂以缓解忧虑。看起来Sally还是有卧底天赋的,或者是对方实在是智商太低,但Miles的感激和坦率让Sally显得很不自然,似乎正在重新考领自己的行为适当与否。
另一方面,Alan表示要向Denny借用五分钟,声称是要借助他的声望以及那令人生畏的两个词,Brad对这一切颇不满意,警告Alan不要试图羞辱团队。
Alan:Just so I’m clear I should feel free to mock you?
Brad无语中……(又一次在与Alan的交锋中失利,有些同情,但又觉得他是活该自找~)

Alan把Miles带到Sally的办公室,Miles明显被镇住了,而Sally也明显还没有对这次见面做好准备,而后Denny走进办公室,惯用的口头语很适时地接上了Alan的介绍,这两个人的配合真是没话说。感觉到Miles忽然无所适从。Sally对于Alan的举动很是震惊,但Alan阻止了一切旁人的言论而自顾自地把通过Sally收集到了关于Miles的不利因素进行了列举,很明显带着胁迫的意味,pity,anxiety,inferiority, all those “ity” words,Miles认为这并不公平,也的确是。Alan的解释是这时他试图要做好本职工作,通过crash him来保住自己的饭碗。Denny在一旁适时地恶狠狠地加了一句“Denny Crane”,让原本心慌意乱的Miles更加手足无措。Alan一口气说完了他的全部计划,包括在Miles的朋友面前揭示他性格中的每一个扭曲及阴暗面,并威胁最终会唐人相信是他把围巾塞进他委托人的书包来诬陷她的。Sally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场面,有些无助而不忍地闭上了眼睛。Alan表示Lee Tyler(他的委托人)可以聘用得起任何一位律师,但却选择了他是自有缘由的,话语中柔中带刚,软中有刺,即使Miles再傻也可以听得出话里的意思。Sally对这超乎想象的场景已经无能为力了。Alan则瞪大了眼睛看着Miles,罕见的严肃。

资料室
Alan想就其在Sally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把Miles带进她的办公室一事进行解释,但Sally不愿听。我怎么记得在TP中,作为一个法学院三年级学生的Tara,当时的反应就没那么大呢?这还是Sally主动要求second chair,以便能给合伙人留下好印象,不知道应该说Sally的原则性太强,还是太不知道变通,其实仔细想想,两者都不适,或许她真的不适合这个圈子。Alan在两度尝试无果后转身离开,看来,尽管是认真投入了,Alan却绝对不会是一个为了讨好自己的女友而丧失自己的人。Denny看到了这一切。但就是在这种时候,他居然想到的是与Sally hug,真亏他想得出来。Sally抱起书走了出去。的确,与Denny这样的人接触,需要非常人的逻辑与忍耐力,只有Alan这种擅长非常规手段的人,才能真正与Denny成为至交吧。

Sally表达了对被Alan利用的不满以及对Miles的同情,她甚至质疑Alan对她的感情, “Do you care about me, Alan?”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Alan是一个一旦开始就会很认真地人,也许并不执著,但一定很投入,之如他对每个case。他告诫Sally这时一个肮脏的职业,希望Sally离开,他只是适应却并没有感受到了去。他可以轻易地把发生过的肮脏的事情抛诸脑后但Sally很明显并不适应这一切。两个人相对无语。Alan是不是真的能轻易的忘记我们并不知道,但至少他表现得很洒脱,之如他对每一段结束的感情。面对这样的一个人,莫名地,有一些心疼。

Alan在会议室看到办公中的Paul,并没有按照Paul的指示坐下。Paul告诉他Miles翻供了,案子撤了,但DA投诉Alan妨碍司法等一系列罪名。Paul强调了C,P &S的律师历来是光明磊落的,同时也与Alan这次行为划清了界限。Alan似乎早就预见到了这种结果,或者是习惯了这种结果,始终微笑着听完了Paul的训诫。他太了解Paul了(PS 无论他是一片怎样的绿叶,我鄙视Paul这种行为)。“Go!”还以为Alan被fire了,后来一想,不对,在Alan快离开的时候,Paul叫住了Alan,“Thank you!”看来Alan还可以留下来。Alan对于被叫住有些惊诧,他认为“go”才是Paul的做法,而对于“Thank you”则是面无表情,或许,他从这种他所擅长的非常规方式中并没有得到乐趣,而只是适应。

没有BC,郁闷~
Alan试图安慰Sally,并道了歉,个人觉得很有诚意。Sally觉得Alan这种利用Miles的方式很卑鄙,而他也会这样对待女人。Alan对于这种剖析他内心的行为总是在意,尝试转移话题,理由是这种剖析削弱了他的欲望。他觉得Sally不会喜欢他脑中的那一团mess(个人以为,并不准确,其一,肯定不会是mess;其二,是不是mess不妨碍我喜欢,汗~)。Sally认为Alan让她离开律所是为了让她离开他而避免让她受影响而失去人性,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他才会给她警告。听到这些话,Alan笑了。他不想推开她,但Sally让他在进退之间做出选择,Alan很严肃地听着:进一步是指同居、结婚,我们不清楚,但从Alan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并不想进一步。Sally选择了离开,双方就这么散了。

一直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感觉Sally和Alan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于Sally始终没有好感,不知道为什么,配不上Alan,而且有些不知好歹(汗~表打我)或许真的该散了。

没有BC的郁闷之情被这样的结果冲淡了,汗~
1

评分人数

  • 爱死你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从三份报告的空隙挣扎回来更新,不过看起来这样的记流水账不是很讨人喜欢的样子,但我还是会咬牙,坚持,为了Alan。
PS 希望今年的艾美奖还是他的~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这次再拿就四中四了,哈哈。

TOP

引用下原文   
“然后,整了整西服,扣上扣子,后来发现,这是他的一个惯常动作,Closing前扣上扣子,一番慷慨激昂,回到座位上则解开(难道是因为大腹便便,需要放松?)昂起头,目无表情,正视前方,等待结果。“

正式场合穿西服坐下的时候要把扣子解开,否则不好看的
站起来再把扣子扣上,这是基本礼节可不是他的专署哦

TOP

回楼上。

因为我周围的朋友很少穿着那么正式,所以对于西装的礼节并不是那么了解,但还是谢谢你让我长了见识。

另外,可能看的不是很仔细的原因,其他人的这两个动作我没有见过太多,之如Paul,Denny,可能回头需要看的更仔细一些。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回复 22# 寒云冰 的帖子

很好啊
虽然第一季看了好几遍了 但看了lz的帖子  还是回味悠久的~
对于lz文中提到的Paul总负责大客户的案子  毕竟他是senior partner撒  一般的客户Brad或Lori或者像TP第八季里帮Alan辩护的那个junior partner他们就搞定或分配了  
支持继续写下去哦
每次来坛子都会看看是否更新了的  
1

评分人数

TOP

对第四集Miles 不同的看法

对于楼主第四集的评价很不以为然,或许楼主是为女性,或许是楼主是Alan shore的粉丝,同样的我也很喜欢alan shore.但是对于第四集中的那段,我只能说,难道你没有从Miles的角度考虑过问题吗?Miles不如Alan shore 那么幽默,那么成功,那么有魅力,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售货员,比起alan shore这样的大律师差了好几个级别,但是他只是好好的在过他的生活,他凭什么就应该被利用,该被alan shore耍来耍去?
不管sally是什么样的律师,但是在这点的表现中,我觉得反映出的她还是是一种正常的善良的人的思维,看来在楼主的眼中,那些所谓低层次的人士就是该被别人耍耍的咯?
我是同情miles的,因为这个世界上,平庸平凡的人才是大多数,过着琐碎的生活,老实本分。难道他们被自己的老实本分被人耍了,我们还要去炫耀?我觉得这种思路是没什么值得赞美的。
有点激动了,其实楼主写的总体很不错,只是这点我不太赞同,还望见谅。
1

评分人数

TOP

回楼上:仔细看了一下我自己的文,我觉得对于Miles这个案子,我对Miles没有任何鄙视的意味,即使是说他可能智商比较低,也是相对Alan而言的,正如楼上所说的,他与Alan确实有差距。我的大部分文字是在陈述剧情,用的也都是剧中的原话。我从来就没有认为他就应该被利用,就应该被这么耍来耍去,我不知道楼上从我的那段文字看出了这样的意味。Alan也从来不认为这是值得他来炫耀的资本。

至于Sally,说句实在话,我的确不喜欢她,我不否认她的逻辑,她的善意,正像对于近乎刻板的Lori,我也从来并不觉得她有什么错。我不知道楼上是不是因为那句“身在福中不知福”而引发了上述的言辞,我只是觉得,对于小人物的同情是公,私人感情是私,Sally有些公私不分,因此才有这样地感慨。

我也同情Miles,但却不能因此鄙视Alan,每个人都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使Alan的做法可能不是那么道德。Alan从来不觉得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他对于Sally所说的话也是发自内心,出于善意,我并没有看出炫耀的成分。

我不知道我的那些文字让楼上的朋友产生了这些看法,虽然和我的本意不太一样,但是还是感谢你的关注,在这里也进一步说明一下我的想法。对于这些笔记,我记录的是我第二次看BL时即兴的想法,会有些思考欠妥的地方,在我录入的时候,也会做一些调整,可能有些时候表达会出问题,交流不是坏事,不是吗?
1

评分人数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谢谢楼主的关注!

我的意思是Alan shore有时这种不太道德的方法,对付一些我们认为中的“坏人”,比如第一集中的那个前夫,看了之后觉得很爽,有种“大快朵颐”的心情。
但是用在Miles身上,一开始的感觉就是有点别扭,因为Miles不是坏人,没做错什么事,就算上庭,他说的也都是他看到的实话。
作为女性,自然喜欢有魅力有风度有自信比如Alan shore 这样的极品男人,完全可以理解。作为男性,或许我们也会有和Brad同样的烦恼:为什么我也很出色优秀,那些女孩子却不喜欢我,都喜欢和Alan上床?大家的潜意识里都会觉得自己很棒,呵呵。
再回到第四集中,继续往下想,我会觉得这件案子对Miles的打击是巨大的,他本来就是个一般的男人,吸引不了太多的目光,偶尔有个美女搭讪,严重的自卑心才会让她以为Sally是妓女。我承认,Miles打动我的地方就是后来和Sally那顿午饭的一番话,很实在很诚恳,那句“谢谢”说的十分真诚。
但是在这件事情之后,Miles会更加自卑,会更加确信自己确实是个很失败的男人。那谁赢了呢?显然不是Sally,当然也不是Alan,他只是在做他的本职工作。赢家只是那个有盗窃癖的CEO。
这样的故事,只会给我们一种印象:做人就要有钱有地位,那么即使你有什么奇怪的犯法的癖好,为了保住自己的前途,只要砸钱下去,自然有好的律师帮你解决问题。
其实,这集给我的感觉就是:在金钱权力面前,我们都输了。
1

评分人数

TOP

hzyuan1983千万冷静,呵呵,说不定编剧就是想要给观众这种心理的结果呢?!
我想alan也是知道这样做并不光彩,只是别人都要装作一本正经不愿意放下身段但是面对这种情况却无可奈何的时候,只有alan去做。alan也并不是那么地把miles说得如此一文不值,只是也点出了,miles其实也是有私心在里面,比如想找机会表现自己等等。alan只是比较善于洞察人们的黑暗面而且从来不回避而已,更何况他使用的手段总是在一定程度上给人家后路,而宁可让自己吃亏,比如他总是去充当那个破坏规矩的人等等。
说到这里忍不住说到schmidt。在后面的某一集中,她为了赢得官司不惜在庭上故意刺激一位患病的老太太(患有某种疾病,一旦被刺激就容易暴躁),从而达到让她的证言失效的目的,那一集真的是看得……怎么说呢,恨得牙痒痒的,心想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老人呢?最后编剧还假惺惺地安排了一个场景,让schmidt去影院看望她老年痴呆的父亲——假,太假了!想说明什么呢?schmidt的无可奈何?schmidt自己也不想?说明律师职业的肮脏?律师们背负的心理压力?
何必呢!既然要表现以上几个问题,就不要安排那一幕假惺惺的场景了。就是在庭审结束以后,schmidt因为良心上过不去,去和那个老太太说:祝你身体健康,而那个老太太回了一句:我希望你也是。我觉得如果那一集到这里才是真正的完美,大概观众们在那一刻,听到老太太的那句话,应该也能想到schmidt心里那种煎熬的感觉了吧。加上最后去医院那段,简直是画蛇添足。
同时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来,schmidt一直总以为自己才是真正看透律师这个职业的人,但是她的表现和alan相比,总是欠缺,因为换作alan,他即使耍手段,也绝不会对这样的老年人或者说弱势的人下手——他去威胁miles,也是在那个当下他认为miles并不是弱势,而在某个程度上也只是个小人而已——Denny crane也是如此。那一对活宝虽然在平时敢开任何人的玩笑,但是他们绝不会去威胁折磨他们觉得不应该下手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schmidt跟他们还是差了很多。
1

评分人数

TOP

说真的我只发现Alan有这个习惯哦!
而且一开始就注意了,一直到第四季,现在又到律师本色,貌似只有他会这样,我特地注意了一下!
不管是在哪里坐下来他都会先解扣子,站起来的时候再扣上,时间很短也会,只要坐就解,站就扣!
James 还真注意形象

TOP

BL到现在第四季了,一集都没拉过。这是我爱风软的最重要原因

TOP

S01E05

万圣节夜,法庭里尽是一写奇装异服的人,警察正在夜审法官面前控诉分别穿着猫女、罗宾及蝙蝠侠服饰的人的罪行,据称前两者的放哨,而后者正在擦洗一辆SUV,蝙蝠侠认为那是一辆既耗油又肮脏的警车。罗宾和蝙蝠侠声称这是一场与同样化了妆的乡巴佬之间的冲突。警察表示,他们不仅拒捕,而且向他们扔了许多鸡蛋,汗~玩得有点过火了吧~,因此被控拒捕、袭警以及拉皮条。仅因为猫女的扮演者是一位妓女,警察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对此,罗宾和蝙蝠侠表示出极大的不满。
满头雾水的法官大人终于忍无可忍,要求这些人卸下面具。他终于看到了面具后面的面孔。Alan明显与法官打过交道,同时向法官引见了Tara,而Tara则向法官解释了因为需要有人扮演猫女,才会导致两位律师与一位妓女混在一起,Alan在一边不失时机地补充,需要带鞭子的那种。法官明显很无奈,估计是考虑到万圣节的特殊情况以及之前Alan的事迹:
Judge:Mr. Shore, while you are a gifted attorney, you bring embarrassment and shame to the legal system.
Alan:You’re very kind, sir。
看来Alan对于法官的评价很满意,他当然gifted,无论他承认与否,而令司法界蒙羞似乎也成了他的招牌手段,家常便饭,甚至在我看来,是他gifted的一部分。
法官季度无语,但还是撤销了案子。

欢快的主题曲

阳光明媚的波士顿早晨,morning staff meeting
面对Paul的提问,Brad用他一如既往的快语速回答着,不仅陈述了当前的情况,而且还将将来的打算一并说了。其实,Brad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律师,某冰再次感慨瑜亮之争中……看得出他是个典型的爱国主义者,在陈述的随后还不忘提醒大家参加总统竞选的投票,是小布什恋人那一届吧应该。
Morgan v. Raybum,Alan正在负责的案子,他表明证人不可靠,而他与Tara正在试图达成庭外和解。Alan同时表达了对仅仅分配给他一些无聊的案子的不满,Alan向负责那些能够上电视的具有关注度的案子,难道是和Denny呆久了,都喜欢上了聚光灯?
Holcomb一案原来是有Edwin负责,Lori协助的,但Lori不愿意负责庭审,而现在案子的负责人居然是Denny,镜头把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到这位木管空洞几乎快睡着了的创始和活人身上。看得出,这又是一个大客户,所以Paul很重视,但为什么每次这样的案子最终都回落到Denny身上,估计Paul也很纳闷。
Paul:Are you handling the Holcomb Pharmaceutical case?
Denny:I am.
Paul:Are you prepared to try the case?
Denny:I will be.
Paul:You will be? Are you aware the trial begins tomorrow?
很明显,Paul的担忧不是多余的,很明显,Denny并没有aware,Lori有些惊异,Tara则是有些吃惊和好奇,相信Paul很抓狂,但Denny就能镇定自若,表现得一脸无辜。

这一集的两条线分别是:
1.        Denny等人负责的Holcomb Pharmaceutical case
2.        Alan负责的Morgan v. Raybum
3.        Lori与Sally负责的谋杀案

故事线一:
会后,Paul希望Lori能够backup Denny,但Lori似乎从上一集的Mr. Litch一案中收到了颇多启发和收益,居然开始主动去接法庭指派的刑案,而Paul对此显然不知情。感觉Paul和Lori原来一样面对与那些人存在偏见,想想也是,一帮需要法庭来指派公派律师的穷人,绝对不会成为C,P&S的大客户,不会带来经济利益,还需要耗费率所得资源,对于Paul这个主管来说,绝对不是赚钱的买卖,难怪Paul不同意。Paul以他了解Lori为由打断了Lori的辩解,Lori似乎只能听从Paul的安排了。

Paul决定亲自督战,他在Denny的办公室里想与Denny商量出一个解决办法,以应对当前时间不够的危机,但Denny似乎没把Paul的焦虑看在眼里,只是翻着一本本卷宗,反复嘀咕着“thick file”。看来他对这个案子真的一无所知,连那些卷宗都没有碰过。第三次“thick file”,Paul快抓狂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杀人。

Paul试图以Edwin的病情以及所里的疏忽请求法官同意将案子押后审理,但鉴于离庭审只有一天,而且证人已经大量前来,法官没有同意这一动议,即使Paul表示愿意为此作出赔偿。Denny以他与法官的交情换得了说话的机会,原以为Denny会大打交情牌,结果Denny的rabbit又一次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Paul当时肯定后悔让Denny开了口,法官更是想为自己那一点虚荣心而撞墙。Denny指出由于这是一起共同诉讼而法官正在谋求首席法官的职位,才不愿意把案子押后的。Denny进一步振振有词地指责法官是一个不道德的小人,并表示要与他的妻子上床来表明他们的交情仍在。估计这位法官大人绝对后悔让Denny开了口,他使出了杀手锏否决了延期的动议。Paul一番努力化为了泡影,Denny则潇洒地扬长而去。法官由平和而震怒而动用权力时认为其自寻死路落井下石的兴奋到最后怒瞪口呆含恨一笑,Paul一脸歉然。

Paul,Brad,Denny尝试与委托人交底,建议他们解雇C,P&S,以缓律师争取更多的时间。

委托人接受了Paul等人的建议,其实C,P&S还是很为委托人着想的看来,至少从职业道德而言,做的算是到位。不过把这么大的生意往外推,也是他们基本上已经没辙了。委托人向法官请求更换律师,而法官明显记仇。只给了他们一天的时间,否则每天要罚25万美元。委托人觉得法官有偏见,公报私仇,而Paul则提出和谈以避免当前法官不同意延期审理以及巨额罚款的进退维谷的境地。Denny又一次用他那令人熟悉的两个词试图给委托人以信心,Paul也在一旁帮衬。他当然不能让委托人知道法官的火气是怎么来的,不能知道Denny,这位C,P&S的创始合伙人干了什么样没脑子的事情。而Denny对此似乎已经遗忘了。真的佩服~

Denny的办公室
Denny刹有其事地域委托人交流案情,助理在一旁穿梭分发资料。Denny提出的问题颇为有建设性,为什么不是医院是被告而是医药公司,Brad面对这个对于这个案子一无所知的前辈实在不耐烦了,他解释了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了,医院与医药公司之间有地下交易,违规操作。Denny不知道是压根没有参加股票这个案子还是又犯了健忘症(mad cow),面对Brad的解释,Denny皱这眉头颇为忧虑地来了句:“Really? What’d our defense to that?”所有人相对无语。

案情研究仍在继续,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鉴于是一个大客户,Paul以及整个所都很重视,派出了Brad、Paul与Denny一起作战。但给人的另一个感觉是法律是有钱人的游戏,已经让人无法分清黑白,按证据按程序做事,而是看谁的手段高明。一边是利润惊人与医院有着见不得光的私下交易的医药公司,另一边则是鼯鼠靠退休金生活的老人,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怀疑,是否程序正义应该优于实体正义?Paul怀疑Denny是不是了解案情,Denny娓娓道来,把收费较高说成是为了支柱其他免费救助的人,这样的人不仅无需道歉,更应赢得尊重,说得眉飞色舞,慷慨激昂,Paul和Brad非常满意。当Brad提出处理医院和委托人进行的垂直整合时,What the hell is that? Denny的rabbit让Paul和Brad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还挂在嘴边的微笑随即消失了。

法庭上
原告律师真正由此地表达他的指控,被告的行为构成商业欺诈,有预谋地欺诈老人的前,他们尽管饱受歧视,但仍应有权寻求真相。Denny似乎睡着了,Paul只好提醒他。Denny的头一句话石破天惊,他恨老人,因为他们像孩子,委托人张大了嘴巴。Paul和Brad此时应该季度后悔让Denny first chair,陪审团里老人们的眼中更是充满了不满,怒视Denny。Denny继续表达着他对老人的不满,无视所有人惊异、愤怒的眼光。法官忍无可忍,I’m not following your argument here。他居然称呼法官为白痴,法官一愣,全场哗然。Brad已经不敢去想后果了,Denny要求陪审团罚被告100万美元但表示他们不会有损失,最终这些损失将会转嫁给消费者。法官忍无可忍,终于宣布该审判为无效审判。原告律师失望至极,案子将推迟相当长一段时间,Paul、Brad明显被这个惊喜惊到了。Denny继续对法官出言不逊,连本带利把对法官所有的不满一股脑地发泄出来,似乎在实现无效审判之余,还需要为自己寻求一些畅快,那个饱受Denny谩骂的法官终于动用了职权,羁押了Denny。要是在现时法庭上,Denny早被关押了多少回了。Brad对于这个变故不知所措,Paul似乎立刻了解到了Denny的意图,耸了耸眉,咬着指甲。看来姜还是老的辣,无论是Denny还是Paul,Denny颇有些自我牺牲精神,但是很明显,他也有些公报私仇,狠狠地辱骂了那个不给他面子的法官一顿。但是无论过程如何,结果还是他们想要的,在这个层面上,Denny根本就不需要去了解案情就能凭一己之力回天,谁说Denny不是个传奇,谁说他不应该是那个名字摆在C,P&S第一位的人?

故事线二:
Tara和Alan的交谈总是直接而露骨,Tara为了帮Alan抚平他被Sally甩了的伤痛而约他出来,而Alan似乎更希望能与Tara have sex,用的词是sprawling,汗~儿童不宜~ 但Tara显然太了解Alan了,连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想得一清二楚,但Alan却执着地认为Tara把他带回了那个old familiar wanton的状态中。帮助这样的朋友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Tara试图提醒Alan他们之间曾有过协定,不能发生关系,that’s trouble。两个人都是热情似火的人,都是激情的人,really hot and passionate,两个人曾经在酒吧后面激情碰撞,Alan甚至在与Tara一番对话之后就像与她在办公室里来一次,并迅速脱下西服外套。“我们迟到了”,Tara很适时地浇了泼冷水,看来Tara还是很有控制力的。其实,一直觉得Alan和Tara真的很合适,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长,太了解了,而且两个人都是充满激情的人,只是不知道一直不喜欢太过被了解得Alan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一切。Alan穿上字符和Tara一起走了出去,Sally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她的心里后悔了没?

Alan与Tara尝试着与原告商议达成庭外和解,7万美元并且可以再商量,而他们的当事人,Bill Morgan由于对自己病情的恐惧而查阅了许多资料,对于各种疾病有着很深的心里阴影,甚至觉得自己的了忧郁症,Tara有些惊异,但Alan看上去不动声色。

Alan尝试要求被告把赔偿额提高1/4,对方则认为他们之所以愿意支付7万美元,完全是为了摆脱无赖的纠缠,而并不是他们认为他们有错。Alan直言不讳地说,他的委托人是个无奈,而他自己则更是个无赖,希望能获得更多。庭外和解失败,双方法庭上见。

法庭上
被告律师引导被告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原告Bill在六个月内38次造访被告,声称有各种症状,从Bill与Tara的私下交流来看,医生的证词颇有些言过其实,而且明显Bill是旧病能自医的典型,了解各种疾病的症状。被告认为他已经尽力努力,总是抽出时间给原告,似乎对于自己的行为感到颇为自豪和理所当然。Alan对于被告的辩解皱了皱眉,看着被告似乎在讲述自己光荣事迹般的陈述,站起身为被告不知疲倦地为Bill抽出时间的行为而鼓掌致敬,引来被告律师的反对声。陪审团有人笑了。
Alan便走上前,便扣上自己的西服。鉴于原告接受治疗并非免费,Alan认为被告为此抽出时间来是合理的。而医生认为原告并不是在生理上临床上有病,而是典型的抑郁症。Alan进一步询问被告给了Bill什么处方或者采取什么治疗方式,被告表明它并不是精神科的大夫。而当Alan进一步追问他是否向Bill推荐其他医生时,医生否认了。他认为他已经进到了职责并且给了Bill一系列相关人员的名单告诉Bill他需要帮助。面对Alan一而再地强调被告一只收钱治疗,却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也没有将原告转给任何一位合适的医生的事实,被告律师有些忧虑。医生则认为自己是全科医生不是精神科医生,而且他已经合理地给了Bill建议,似乎他不应该再为此负责任了。Bill的表情有些吃惊。而Alan再次强调结论:he kept coming you, you kept taking the money and you referred him to … no one in particular。医生有些不知所措,可以明显看到陪审团对于医生有些不满。

鉴于庭上的表现,双方又坐到谈判桌前。赔偿额最终只提高了5000美元,被告觉得已经颇为慷慨,并对Bill表示他应该当心他律师的失职,给他灌输了能获得百万美元赔偿的思想,这明显是挑拨离间,却又很诚恳地请求Bill原谅他的言行,靠~无耻~ Alan提出赔偿额为30万美元,并给对方律师5万美元的回扣,对方律师表现的很正直,他要向DA或律协举报,Alan顺而推翻了自己受回扣的说法,但并不知道哪一样是真的。个人以为,Alan应该是受过回扣的,他以自己的方式和标准维护正义,但他绝对不是中规中矩的律师,无论他是否受过回扣,这不影响我对这个人物的喜爱。Alan一针见血指出它将会损失更多,律师则直接回绝了Alan的要求。Tara有些担心对方律师回去找法官说明刚才的事情,Alan则表示对方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不会使审判无效的。而对于他的指控,Alan认为自己以风趣自居且著称,对方无法证明他不是在开玩笑。不知道是Alan应变的快还是在说这些话之前已经想好了退路,总之,容许我发自内心地再次HC一下这个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很优秀的律师。

Tara喝着伯爵茶为与Alan开夜车做准备,Lori似乎又想像以前一样劝Tara远离Alan,还辅之以Sally的前车之鉴。Alan走进来,插进话好像说的是吃肉的事情,然后发现部队,Lori说她在为朋友着想,Alan真诚地瞪着Lori,说是他被Sally甩了,希望Lori能向他表示些友善。Lori不置可否,事不关己般地走开了。Alan进一步补充无论Tara是否想做一些Lori刚才说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与刚刚的真诚有些判若两人,有些顽皮地笑着,然后很直言不讳地说Tara不想intention,但他想,而且早在昨天他就已经想与Tara在办公室里have sex,但Tara顽固的观念组织了这种想法。Lori对于这种坦率有些震惊,而Tara则有些尴尬。Alan看着Lori转身而去破无所谓,That was unnecessary,Tara只能如此表达她的不满了。感觉Lori刻板得有点过了,管得太宽了,律师圈里的这些事情似乎已经应该见怪不怪了,不仅管Sally,还要干预Tara,难道因为Alan没有选她而郁闷?

Closing
被告律师强调了病人控告医生的无稽,更何况是没有病的人控告医生,这将引发一系列的麻烦。Alan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辩方律师做着简短的结案陈词,被告点点头,原告似乎有些颓丧。Tara按着他的手臂鼓励他。Alan起身,扣上扣子。Frivolous? 他引用了被告律师的词汇开始反击。他动情而极富感染力地向陪审团讲述了一个深受偏头疼折磨,最终导致无法在电脑面前呆够10分钟的软件工程被辞退,被要求接受医院见车,每次去医院要支付上千元的费用却总是很快被打发而没有给予任何治疗或转给其他合适的医生以减轻他的疼痛的遭遇。很明显这不能算是frivolity,Bill被被告当成mascot,nuisance,但Alan强调他是human, 当孩子被教育成需要尊重他人,大人却不能做到这一点,how unconscionable, that’s a basic lesson in human。Alan的语调从激昂转为低沉,言辞中充满了无奈、不满与愤慨。

Tara在Alan的办公室,Alan正赶着去看监禁中的Denny,Tara说他总是与危险为伍,而她自己也是。Alan微笑着否认。Tara表达了他对Alan的俩届,Alan不仅放下手中的工作笑着倾听着,那是一段非常经典的分析:
I know that there are three Alan Shores,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naughty. The good Alan, the man that I saw today in court, is honorable and decent. But you can’t bear the burden of being that man. Thus the bad Alan, who lays to waste everything in his life that seems right. I do have intentions. My intentions are to get beyond the bad which I’ve tried to do again and again by appealing to the good. But it appears to me that perhaps I should be appealing to the naughty.
看的出Tara真的很了解Alan,Alan逐渐由微笑变得严肃,bad one?不知道他是不想被人认为bad,还是不想被Tara认为是Bad,还是因为被人看透而不悦。他直直地看着Tara走近,说到naughty,Alan又笑了,像个孩子。Tara撇下了一句他不了解她,留下一堆文件转身而去。Alan打开文件,里面是a pair of lace panties,Alan自信的微笑又回来了,相信那就是那个naughty one,目送Tara离去的背影,他的鱼同意上钩了。

故事线三:
Lori与Sally尝试与一位被控谋杀的人,Jason Binder,也就是她们的委托人进行交流,很快,她们很郁闷地发现,除了他的母亲,没有其他人可以为他作证。Jason警告她们他母亲又一只尺寸并不合适的玻璃假眼,一旦让她出庭,千万不要让她发怒。

法庭上,证人在DA的引导下陈述了案发经过,并指出Jason打死人的那一拳像武术,而Lori则在交叉质正中指出证人在向警方的陈述中并没有说到这一点,而是在报纸上提到“武术”一词后才这么说的,Lori进一步强调证人并没有看到争端是怎么开始的,也没有听到被害人和嫌疑人的对话,在当时还喝了酒,进而质疑证人证词的可信性,证人无语……

Lori希望Sally能帮她与Jason的母亲进行交谈,因为她对玻璃假眼有心里障碍。Tara上前来兴高采烈地打了个招呼,Sally却不领情,Lori很奇怪,Sally告诉她有人按捺不住想与Alan旧情复燃,醋劲十足,感觉她有些自找。

Lori与Sally在Jason母亲的家门口相互退让,想让对方敲门,门忽然开了,把两个美女律师吓了个魂飞魄散。有时候挺同情这些律师的,虽然他们又各种各样的毛病与心理阴影,典型的之如Alan对于小丑的恐惧,Denny对于枪的偏好,Jerry的小动作等等,但他们往往不得不去面对,不能逃避。Lori自始至终不敢正视Jason的母亲,而且还有些紧张。看来这位母亲对于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但当Sally要她整理好自己的形象是,Jason的母亲忽然还是情绪激动起来,歇斯底里地叫嚷着被害人该死。玻璃假眼从她的眼窝里掉了下来,划过咖啡桌,滚到地上,两位美女律师登时目瞪口呆,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在地面上滚动的假眼。

另一个证人证明他与被害人曾经与Jason发生冲突,但这一切两个美女律师显然并不知情,不知道是这两个律师不称职,还是这个委托人本身并不老实和坦诚。面对Lori的质问,Lori认为Jason有了杀人的动机,她已经没有任何辩护的依据。她似乎又开始怀疑她的委托人。Jason带着哭腔说4年前,他挨打的时候,他甚至连手都没抬,任由自己挨打。然后他觉得难过就去学了武术。事发当天,他并不想杀人,而只是想找他们谈谈,但当对方挥拳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反击了,但不是有意杀人。Lori似乎又被这个故事打动了。感觉Lori是个刻板但是很容易被震动的人,总觉得这样的事容易被利用,不适合当律师,很容易成为beyond reasonable doubt制度下,把杀人犯送回大街上的那拨人。

Jason的母亲站在证人席上,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证明自己的孩子心地善良,学武术只是为了自卫而不是有意杀人,这是一个意外的悲剧。控方明显想要激怒这个女人,用了很低劣的手段,他利用一个母亲保护自己孩子的天性。必须承认,他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但当他一味喊着“Your son is a killer”而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时候,我鄙视这个人,这种玩心理万花样的方式太低劣。Jason的怒秦的玻璃假眼在一个母亲声嘶力竭反驳中掉了下来,所有人,法官、陪审员、当事人、检控方、还有旁听审判的人,目光随着滚动的假眼游走。Lori皱眉。

Closing
控方强调Jason是有预谋的杀人,Lori则表示他没有必要当众杀人,没有证据证明他的预谋,他只想面对自己但是悲剧却意外发生了。

Lori的案子赢了,Jason当庭释放,但当Lori看到Jason愤怒地、充满恨意乃至杀意地看着4年前和被害人一起打他的人时,目光空洞,Lori呆了。她在那一瞬间觉得也许她的辩护将一个真正的杀人犯放回街上。她十分不安,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Paul走进来,双方对于对方的成功表示了祝贺,但Lori似乎一点也高兴不起来。Paul向她讲述了他的父亲作为一个刑事律师的思想斗争,维护公民权利,反抗非正义压迫与将杀人犯放回大街上的抉择的斗争,这是这个制度的代价,在建国之初的国父们就预见到要付出的代价。

没有BC,只有JC(Jail Conversation)
Denny在监狱,保释金威600万美元,真贵!Denny的反应居然是funny,终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真是有钱。Alan讲述了今天获胜的三个案子,他的案子里当事人赢了32万美元,Lori的当事人无罪脂肪,而Denny则为自己的案子赢得了时间,更主要的是他想要的一个女人送给她panties,Alan觉得一切都很美好,两人应该喝一杯。
Denny向Alan坦诚他不聪明,在庭上他把原来记得的流程忘得一干二净,(汗,歪打正着?真正按照流程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吗?以Denny的个性,连600万的保释金都未必能免)Alan试图安慰Denny,Denny则提起Alan怀疑他得了老年痴呆,Alan皱着眉头与Denny对视,很严肃。Denny很担心,Alan表示那还无法精确确诊,Alan则强调虽然开头忘了,但他还是争取到了无效审判,that’s evidence of a man thinking quickly on his feet。Denny坚持要做测试,两人无语地喝着酒,看得出Denny对于老年痴呆的恐惧与无助,即使是传奇,也是人,这种恐惧是很人性的一面,也感觉到他与Alan之间真的开诚布公,一对活宝,一对知交、至交。
1

评分人数

  • 爱死你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呵呵,忙着看奥运,有些犯懒,补一篇先~

感觉越来越流水账了,居然将近8000字,差点趴在键盘上~
Since Boston Legal: http://hi.baidu.com/寒云冰/blog

TOP

原帖由 w7xxx 于 2008-7-27 19:16 发表
引用下原文   
“然后,整了整西服,扣上扣子,后来发现,这是他的一个惯常动作,Closing前扣上扣子,一番慷慨激昂,回到座位上则解开(难道是因为大腹便便,需要放松?)昂起头,目无表情,正视前方,等待结果。“ ...


恩的咯,在这方面可是体现穿西装的的男人的“绅士”问题的咯——可以看看当时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我国某大学的现场直播——站起来就叩上扣子,坐下后解开扣子,来来回回几十次.......可是布莱尔依然每次都这样——所以这个在西方的上层社会可是个很大的“修养”问题的咯 :)

TOP

原帖由 寒云冰 于 2008-8-26 15:59 发表
呵呵,忙着看奥运,有些犯懒,补一篇先~

感觉越来越流水账了,居然将近8000字,差点趴在键盘上~



嘿嘿 看你的BLOG还不如在FR这里看咯,那个多费眼睛啊!
只能说,LZ,你太强悍咯!!

TOP

楼主写的很好,很细致,故事的每条线都分析到了.关注中.

TOP

前面有个mm说是为了BL才注册的风软,我是为了BL来了风软,为了寒mm的帖子才注册的,就是想支持一下mm,加油!

TOP

支持一下,辛苦.

TOP

谢了,一件十分十分辛苦的事情。
如此细致的看片并总结,是怎样的喜爱呢。
生活在每一次呼吸中改变。

TOP

返回列表